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戲院宜分座 - 李登

蘋果日報 2004/04/13 08:00


我命苦,每次看電影耳根都不得清淨,總沒法看得自在心安。
那天大清早好比趕集,巴巴的趕去大會堂劇院看《香港國際電影節》的《蠻夷美利堅》。只見坐在我前面有個婆娘,一開場就開始吃她的早餐,摸黑把三文治從包裏翻出來,用塑料袋裹着半截,吃得窸窸窣窣的,鬼鬼祟祟好像老鼠咬大米。
銀幕上的音響大一點,她隨着咬得大聲一點。她是孕婦我便無話可說:哪怕媽媽能挨餓,肚裏的珠胎到底要餵飽,可那婆娘沒懷了孩子。這樣子鬧足了十多分鐘,叫你煩得要解下皮帶上吊,要不把她勒死。
風和日麗,她幹麼不上山頂餐廳吃早餐去?銀礦灣更好,對着水光山色,她可以吃到海枯石爛為止。她沒邊吃邊接電話,已算萬幸。
為了迎合本地觀眾需求,我看電影院應該將座位劃分為吃喝座和非吃喝座,手機座和非手機座。為了方便情侶,最好又另分為調情座和非調情座。為了遷就一些人邊看電影邊討論劇情,那麼得再分為談話座和非談話座。
只是這樣左分右分之下,小小一家電影院不就變成戰國七雄、五代十國?那幹嗎還去看甚麼電影,倒不如乾脆蹲在家裏看DVD可省事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