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摸 索 - 邁克

蘋果日報 2007/05/15 00:00


提起筆準備談《中大學生報》情色版事件,真有點不好意思──那應該是莘莘學子摸索自己的私人天地,趁社會尚未把青春的身體逼入千篇一律的白鴿籠,時間還沒有完全腐蝕幻想,盡情質疑金斯博士的性巨著是否有跟不上時代的跡象,試驗一下活躍的好奇會不會真的殺死貓。大人、老人和閒人,有何資格跑過去指口篤鼻?就算是錯,也沒有什麼大不了,反正那種年齡預了有迷途、碰壁、摔跟斗和摸門釘的空間,可以奢侈地東遊西蕩,其間如果撞得眼青面腫,也正是經驗最難能可貴的地方。每個人都經歷過學走路的階段,從搖搖欲墜中漸漸健步如飛,當中的快樂和成就感,你忘了嗎?
況且怎麼見得是錯?翻開那張惹禍的意見問卷,我的嘴角不禁浮起微笑:暴跳如雷的家長不但捉錯用神,宣佈自己嚴重欠缺幽默感,同時根本中了可畏後生經營的苦肉計。由「你唔覺得做愛好悶嘅咩?」打頭陣的大逼供,很明顯不是有促進傾銷作用的市場調查,接踵而來的「在街上什麼人(或動物/東西)最能挑起你的慾望?」和「你有冇幻想同朋友男朋友或女朋友做過愛?」進一步證實這是一場精心設計的益智遊戲,希望以晴天霹靂驚醒沉睡的𡃁妹𡃁仔,讓他們面對鎖在潘朵拉盒子的慾念,思考各式各樣被成人世界譴責的禁忌。
類似挑戰潛伏可能性的問卷,上世紀八、九十年代進念在演出場地派發過很多,務求觀眾散場後把舞台提出的質疑帶回家去,實踐劇場與生活打成一片的功能。情色版小朋友未必見識過榮念曾的犀利,但他們很明白當頭棒喝那種不容忽視的戲劇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