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白蘭芝時代 - 鄧達智

蘋果日報 2007/05/15 00:00


《時代》週刊選出今年最具影響力100人物。報章大字標題炒作了一回,看刊出封面有金髮麗人,明明是姬白蘭芝(CateBlanchett),轉載的內容卻毫無提着,又是姬莫斯又是畢彼特或安祖蓮娜;連大家熟悉的李嘉誠也只用上小小篇幅。媒體的斷章取義何止過份?
買來Time,看清楚,那金髮藍眼麗人的確是白蘭芝;裏邊藝能界別用上兩版為她刊登,儼然進入白蘭芝時代。的而且確,西方電影新一代女神非她莫屬,外表獨特一身一面明星相,但她又另具一份女星不常見的幽深氣質,?非選美會貨色;論演技,同代的,無人可及。
但環繞她的新聞一點不八卦,她是一顆明星,一位演員,一個妻子及母親,如此而已。猶似超級名模界KateMoss,當然比ChristyTurlington多了一百倍八卦賣點,狗仔隊的開心目標。Kate似妮歌潔曼,Christy則似白蘭芝。
看過《伊利沙伯女皇》愛上白蘭芝,後來在悉尼參加當地時裝週;見一位高䠷(五呎九吋)金髮女士,薄施脂粉,打扮優雅亁淨,談吐斯文;見她場場show出席,亦用心作記錄,似一名有深度的編輯,但橫看豎看她都似明星,那時她的名氣不似今天如日方中;不見太多人圍繞打擾。終於Akirashow那夜,忍不住上前問候:「閣下可是Blanchett女士?」
她很有禮貌微微一笑點頭亦握手,原來出席任Bazar雜誌特約編輯,澳洲人真是萬眾一心,就是紅星亦Crossover撐同鄉。
那次握手的意義猶似初見芳芳與寶寶,小小影迷,願望成真。
白蘭芝的戲路廣泛,早有人將她與梅麗史翠普比較,演技派新一代女王。不過,比史翠普更勝一籌,她不單止演甚麼是甚麼,她的角色不見拖着自己尾巴走。
平心而論,自白蘭芝成名後(幾乎從離開學校開始)她便是金像獎及各式獎項競技常客,年年有片入選,但《伊利沙伯女皇》只為她爭來一枚金球,奧斯卡卻敗在演得並不出色的桂莉芙柏德露(《寫我深情》)。這是一條刺,愛電影慕演技的觀眾都為她大大惋惜。直至《娛樂大亨》出演嘉芙蓮協賓才為她爭得一枚奧斯卡。今年在《醜聞筆記》與《TheGoodGerman》都演得非凡,小金人卻輕輕滑過,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