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香港銀行制度乃護港基石 - 孫進

蘋果日報 2012/10/25 00:00


吳大澂的文章稱道香港股市對大陸經濟幫助甚巨,大陸股市無法與之相比。但為何大陸經濟改革三十多年,始終無法仿效香港?原因在香港的銀行體系乃全球最佳,其信譽、監管皆執世界牛耳,享譽全球。此所以大陸公司在港集資,能取得大量資金。這是經濟和政治改革失當的中共無法做到的。這一切,在顧汝德的新書《嚴防金融海嘯重臨─香港監管文化的啟示》皆有迹可尋。實際上,中共的改革開放,本質上是一個試驗性質的計劃。根據書中一位中國經濟學家所言,有關措施多是部門討論及小規模試驗中得出的觀點及初步建議,並無詳細計劃。其結果是,中共的改革雖然帶來三十年經濟增長,但內容是雜亂無章,毫無章法。最大的問題,是中共相信英美放棄金融監管,尤其是對銀行業的監管,是正確的。但在國家層面的經濟政策,往往又會政治主導(所謂的調控其實是國家強行干預經濟)。其結果是,金融經濟缺乏監管,陷入混亂。但國家管制則令經濟停滯不前,稍一放鬆,又會陷入混亂,周而復始(中國股市乃此種循環的犧牲者)。這種東施效顰的改革帶來的是無法控制的亂局。於是,香港穩健的銀行體系,成為中共的支柱。改革開放前,中共就藉此地進行外貿。到今日,中共仍要依賴香港銀行幫助,參選國際金融遊戲。根據○九年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報告:「中國經歷改革開放三十年,香港的銀行體系仍是全中國銀行業唯一有效率及競爭的體系。撇除香港,中國國內銀行體系的效率和獲利能力關係接近零。」香港,這個人口只佔全中國百分之零點五的城市,銀行資產卻相當於中國二十一巴仙。這些資產,放在一個穩健、有效及更具競爭力的架構中,發揮更大的優勢。因此,不要再說那些香港靠中國存活的混話。實情是,中國到今日仍然依賴香港。由籌集資金、提供信用保證、售賣健康的日用品等,香港幾十年的貢獻,足以令舉國汗顏。這個擁有自治權的亞洲金融中心,其存續之道,就是保衞自身優勢,發揚光大。任何向此基石下手之徒,皆為港人之敵。孫進自由撰稿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