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非常熱戲
《蝴蝶飛》童話休止符 - 阿童牧

蘋果日報 2008/01/11 00:00


杜琪峯已很久沒有執導愛情片,何況這次沒有動作和喜劇成份,涉及靈異元素,但主線還是相當文藝。找來岸西編劇,杜琪峯自言這次鮮有地依足劇本拍攝。風格迥異的編與導組合,一個細膩平實,一個豪邁奔放,正好互補。
故事講述一對生死相隔的戀人,題材不算新穎,但所選取的路線與《星願》、《人鬼情未了》(Ghost)等範本是兩碼子事。沒有太多哀怨纏綿,男女主角的個性皆倔強剛烈,對彼此的感覺愛恨參半。女方沒期待男方回來,只想把故人早日淡忘;男方回來也不過要追問女方究竟有否愛過自己,毫不浪漫的佈局。在愛情電影中必不可少的詩情畫意場景同樣欠奉,沒有燭光晚餐,沒有黃昏沙灘,沒有浮華的佈景,兩人碰面最多的地方,是公園跑步徑。
今天的杜琪峯已非《天若有情》、《阿郎的故事》年代的那個他,刻意營造浪漫氛圍已不是他那杯茶,縱然再拍愛情片,戀愛在生命中的價值已非大過天,如何好好活下去,才是值得探討的課題。形式是愛情片,想表達的中心思想,依舊是他醉心的宿命主義。
一個生於破碎家庭,一個從小嬌生慣養,缺乏安全感的一個拚死追問你愛不愛我,任性自負的一個打死不答我愛不愛你。交通意外拍得真實震撼,主角的背景設定符合劇情發展。一場颱風撮合了兩人,隱喻了兩人的關係注定充滿破壞力。劇情「最宿命」之處,莫過於黃又南因追逐李冰冰遇上車禍。車禍令李冰冰與周渝民的父親陷入困局,也令兩人獲得開釋。周渝民的回來結果並不構成報復,恰恰相反,三人皆得到救贖。
說是愛情故事,其實也花了一些筆墨在父子情上,讓整體感覺更生活化。片名讓人聯想到《梁祝》,不過類似化蝶、哭墳等煽情伎倆皆沒有出現。電影涉及超現實情節,從另一角度看,卻又現實得有點殘忍,有點不識趣。
內地李冰冰+台灣周渝民的配搭,或多或少屬市場考慮,配廣東話的效果難免打了點折扣。李冰冰演技出色,較在《雲水謠》中的更自然;相反周渝民表現生硬。黃又南延續《香港有個荷李活》中的憨子戲路。尤勇的戲份比意料中的多,如佳釀般耐人尋味的一個演員,莫怪乎受杜琪峯器重。
撰文:阿童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