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英之見:坐擁巨資未必穩陣

蘋果日報 2002/01/15 00:00


談到格林柯爾(8056),除了人情冷暖以外,實在還有很多聯想可寫。首先香港的股票推介往往是忽略了資產管理的理論,通常是講解公司的賣點,然後加上目標價及止蝕位便大功告成,但不同股份風險程度有別,風險來源主要是公司盈利的變數,分析員在辦公室所做的預測,與公司管理層在實際運作中的際遇,根本有極大機會出現偏差,而風險又可以是技術性因素的,一大批不熟悉公司的投資者持貨,自然一有風吹草動就有大量止蝕沽盤,所以公司的透明度,以至業務是否過於複雜,亦是相當重要。了解一隻股份的風險非常重要,有些投資者是不適宜買高風險股份,至於願意冒險的,亦要調節注碼去投入,不同股份應該有不同的注碼才合理。
對股票風險的評估,一般人頗為主觀,極之容易受技術走勢影響而出現偏差,在高位維持一段較長時間後,心理上便會接受該水平是屬於合理,而不會質疑市場參與者的水準。

投資着重盈利
老實說,格林柯爾在3元之時風險遠高於目前,但當時絕大部分人都會認為頗為安全,分析股票的風險,緊記要保持客觀。
昨日說要有心理準備輸一半,其實是最壞的打算,以股評角度,一兩成止蝕已足以交差,但實際運作卻不然,現時股價牛皮待變,一朝突破應是消息主導,萬一看錯,股價下挫,極有可能無法於1.50元或者1.40元止蝕沽出,作個最壞的打算,是希望讀者量力而為,以免出現超出預算的慘況,有些股評說跌一成止蝕,卻在推介一些可以真空式暴挫的股票,其實是並不恰當的做法。
最後,格林柯爾坐擁大筆淨現金,按理再大跌風險不高,但這是錯誤觀念,投資者重視的是盈利而非資金,有更大筆淨現金又跌到事前無人想像的先例,我們已有創維(7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