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蟲,但有殺蟲水 - 鍾偉民

蘋果日報 2002/01/05 00:00


如果你家裏沒有蟲,但你判斷錯誤,認為有,還買回來一箱殺蟲水,眼前,就放着兩個問題:一、扔掉殺蟲水,但這麼做,變得浪費;二、喝掉殺蟲水,這麼做,似乎沒那麼浪費,但後果嚴重。
一般來說,在「判斷為有蟲」這種錯誤發生之後,我們會選擇第一項,寧願花了錢,污了環境,也不讓錯誤「上身」。然而,現實裏,「理性」的應用範圍,是很有限的;作了第一個錯誤決定,往往用第二個更錯誤的決定去遮掩,再用第三個蓋第二個,直到腸穿肚爛,不可收拾。
錯誤,認真思考、歸納,大概離不開四大類:
一、激情導致的錯誤。人家革命,你跟着去革命,轉眼,幾十年幾去,卻痛悔當年跟着人家去革命,那就是典型的激情錯誤。如今,都不革命了;但激情繼續跟「浪漫」結合,一腔熱血,挺董反董,十天半月,挺的懊悔,反的也懊悔。
豬朋有怪癖,每次外遊回來,對遊覽過的城鎮國家,都充滿激情,都興興頭頭,誓要搬到那裏去開枝散葉;激情,跟在該城該鎮逗留的時間成反比,即逗留的時間愈短,要到那裏去長住的情感愈強。然而,經過一輪瞎叫嚷,激情減退,移民的念頭就打消。
有一次,移民的念頭興得太急,申請移民的手續,也太順利,他踏出了第一步,也就是:在沒有蟲,或者蟲早已撤退的情況下,他買了一箱殺蟲水;而且,面對着這箱殺蟲水,惶惶不可終日。結果,為了減少掙扎的痛苦,他還是「移民」了,移到一個沒有人會移居的地方;夜半,當食人族在蕉林出現,他還以為遇上救星,笑問:「我要傳稿,大家知不知道甚麼地方可以上網?」《錯誤》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