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辛苦種成 - 邁克

蘋果日報 2013/11/19 00:00


不要見我牙擦擦,以一種反歌詞翻譯的烈士姿態評頭品足,就以為我是坐言起行的清教徒,查實後生嗰陣我不但常幹煮鶴焚琴的勾當,還不知多麼津津有味,以嘴對嘴親吻心儀的詞人歌者為榮,就像那些阿哥阿姐需要靠陌生人進行人工呼吸救活。之所以揭竿而起,不是患上「有口話人冇口話自己」絕症,而是因為曾經滄海並且搞到焦頭爛額,我見猶憐的成份,遠遠高於印印腳講風涼話。你可能會說,各人天份修養不同,閣下身為下賤心比天高,當然獲得阿茂整餅結局,高手出招便手到擒來,譯得如魚得水花開兩枝。誰說不是呢,然而老前輩如吳煦斌,一九七四年在《中國學生周報》譯梅藻的《我想我了解》,字字珠璣玲瓏剔透,腌尖鬼不是一樣可以雞蛋挑骨頭嗎?
譬如第一句Daylight falls upon the path, The forest falls behind,譯「日色落在徑上,叢林留在背後」當然一點也沒有錯,「日色」卻稍嫌造作,daylight這麼口語化,直接就是「陽光」,真要雕琢,「日光」也比「日色」貼切;原詞不避重複用了兩個falls,譯文先「落」後「留」,其實「叢林落在背後」不但更適合,意思也更對──「留在背後」叢林是被動的,隱約是「被我留在背後」,「落在背後」則是自然媽媽的手筆,與觀察者無尤。另外,stepping stones譯「踏腳的石」當然是為了和「下沉的沙」對仗,可是我們明明有「踏腳石」的說法,三個音和原詞恰好一樣,那個「的」簡直是不速之客。特別教人意難平的是,不論譯得如何高妙,總難免露出刀斧痕──「辛苦種成花錦繡」始終有欠風流啊。
足本收睇《亂噏24》x 楊千嬅;影帝張家輝接力上陣!
周一至周五《亂噏24》約定你: http://bit.ly/appletalk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