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生命裏的一座玫瑰園 - 李敏

蘋果日報 2002/03/28 00:00


西人愛用「玫瑰園」(Rosegarden)來比喻生命中的好東西。
女人第一次收玫瑰,就算只得一支也會興奮,但收多了,玫瑰就變成平常的事,一個天天收玫瑰的女人應該對玫瑰再沒有甚麼反應,男人只有增加數目去刺激女人的感覺。
記得有一次跟一位生活環境不錯的中年朋友聊天,他告訴我:「開始有點厭世,覺得生活的驚喜愈來愈難尋,即使多喝一樽法國佳釀、多買一隻名表、多得一次豔遇,都不外如是。」
其實很多人都有類似的感覺,雖然不一定到達厭世的程度,但卻不能像年青時經常從生活中找到驚喜。
我感激我的朋友F,喜歡園藝的他教我在家裏種出玫瑰花來,有紅色的、粉紅色的和淡紫色的,雖然花開幾天便凋謝,但每兩星期開一次花,因此我的生命裏就多了一份期待。
從前「收玫瑰」的意思是到花店買一束回家,然後把花養在樽裏,並沒有想過「收玫瑰」的意思可以是等待自己種植的下一輪玫瑰花開。
我終於明白,在玫瑰園中最美麗的並非玫瑰,而是生命中盼望花開和驚喜的那份希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