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欠家長們一句「對不起」 - 鄺浩然

蘋果日報 2009/05/28 00:00


鄺浩然 自由撰稿人
錯誤像植物,需要時間與適當的土壤,方能茁壯成長,到達無可挽回的局面。因此若以為大禍僅由一兩個人便能觸發,無疑是神化了他們,孕育禍根的往往不只是錯誤的決定,更重要的是周邊的人的姑息與縱容。
因此,一間中學能夠無牌經營八年至今,才在輿論壓力下放棄辦學權這場荒誕鬧劇,斷非一個隻手遮天的校監便能成事。畢竟沒有源源供應的氧份,禍根豈能開花結果?
在殘局出現前的八年間,學校的行政團隊有沒有發揮監管運作的責任?教育局又為甚麼能夠姑息問題達八年之久?
家長期望幻滅了
眾人對問題的冷眼旁觀,使得他們角色並非如自己想像一樣的置身事外的純粹受害者,相反正是視若無睹使他們成為共犯。
而更不公平的是,現在為了升學前途而飽受煎熬的家長。子女對家長來說,是他們生命的重要一環,因此他們願將子女最寶貴和有限的童年光陰託付給學校,就是因為相信學校能夠提供一個穩定和諧的環境給子女,幫助他們為未來而作準備。可惜,高層們的相互指摘與學校的行政混亂使家長們這最基本的期望也幻滅了。當這群理應作育英才的人在困局的泥沼中,將責任你推我擋時,有沒有想到無助的學生與家長?又有誰曾想到要向家長們說句由衷的「對不起」?
一切已成定局,辦學團體只要捱到在七月十四日便能抽身而去,留下的只是惶恐不安的學童和家長默默在限期前倒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