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SARS由來已久

蘋果日報 2003/05/17 00:00


SARS這病毒,其實早在港存在,現在只不過是變了種而已,大家何必大驚小怪?那原毒的毒害絕不比SARS低,就憑它能毒害香港整整六年,病還沒有愈,甚至從頭到尾都從沒有轉好的迹象,足以證實原毒之強!道理很簡單,原毒就是SAR。現在原毒擴散,又變了種。變了種的就得名SARS,加上「S」,只因眾數也。
中毒前的香港,又何嘗未歷過風浪?六十年代多次暴動和銀行風潮,七十年代的信心危機,以至九十年代因回歸而起的爭拗與移民潮,香港都經歷過。中毒前的香港,沒有受外圍因素影響嗎?中共文革、越戰、能源危機、六四事件……香港的經濟表現一向有起有落,只是從未似今天這般一落千丈而不起。香港真的中毒了,昔日的輝煌開始褪色,光芒變成灰暗。
愛民如子的偉大特首不幸首先中毒。(他真的很愛子孫。自知難敵SARS,立即吩咐孫兒不要上學。此一例證。)下令「八萬五」烏托邦式政策,病毒立即火速傳染廣大市民。病毒首先侵蝕你我財產。產不敵,慘變負資產。
互相包庇互相卸責
高官們隨後也被感染,XX港、YY港,最終只得「大隻講」。決策、執行部門連番失誤。肉食者自謀之,既互相包庇又互相卸責。再加上一個以權謀私的高官就是公私分明,也被特首力褒為高尚情操的表現。黑與白,白與黑。他們真的病重了。特首、高官都身中惡毒,惡法在他們眼中可成治港妙法。他們手中就像戴上了「魔戒」,思想也開始腐敗。君不見,偉大的特首依舊勤健如牛,可是其智慧也恍如盲牛。
受薪以萬計的議員們,有的穿上一身筆挺的西裝,做的與廉價勞工無異的工作──「擦鞋」。另一些則只顧搞形象,做做騷,不務「政」業。他們真的毒上了腦。
富商們還衣豐食飽,肯定未受病毒感染,可幸也。他們愛香港,他們也這樣說。馬伕也愛馬,馬兒最終還是要被人道毀滅。要是明天香港變回漁港,富商們還愛港嗎?還會數以億計投資這裏嗎?正身患重疾的香港,就算滅得了SARS,還有千千萬萬的毒徵未除。面對着一條苦無一絲光線的前路,你會怎麼做?

黃耀邦
愚某人調寄虞美人
經濟衰落何時了,失業知多少,
領導愚庸似豬公,
昔日繁榮尋找夢魂中,
高樓大廈應猶在,負資產無改,
全港市民幾多愁,
工作安居生活向天求!
彭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