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西九」一定要改名 - 陶傑

蘋果日報 2012/01/11 00:00


一個「西」字,香港特區廣管局的委員,聯想到女性生殖器,那麼「西九文娛區」就是超不雅和淫褻的名字,我強烈勸諭,建議改名,很多文化界朋友表示支持。
不止是一個「西」呢,還多了一條「九」─在廣東話裏,「九」的數量詞是「條」,像打九九九,報警,香港人就叫「打三條九」。
一個「西」,一條「九」,連小巴司機、清潔阿嬸,琅琅上口,「西九」、「西九」的亂叫,滿嘴巴的男女生殖器,香港的頭號門面工程,名字掛着這兩副東西,真是比特府新總部那隻叉開兩腿的大褲襠「門常開」,更加觸霉頭,也就是粵語說的「大吉利是」。
因為特府新總部的大褲襠,雖然模仿央視的大褲衩新潮建築,是一對西方白人建築師雷姆.庫哈斯(RemKoolhaas)和奧雷.舍林(OleScheeren)西方文化滲透的惡作劇小試牛刀之後的山寨翻版,這種物體,分明是帝國主義列強想中國繼續「金陵十三衩」下去,讓D&G、Chanel、ChristianDior什麼的名牌,無休無止的深進式的侵略。
然而,特府總部大開褲衩,在九龍西卻有一副「西九」架在那裏,詮釋(Interpretation)得那麼具體(Concrete),風水之局,壞得不能再壞,難怪「人頭馬一開,好事自然來」,新總部經「西九」那麼隔空一點穴,即刻惹得了退伍軍人症。
欲風水破局,只有兩個法子:要嘛把「門常開」用水泥封死,但褲衩太巨型,洞眼太闊,要填滿,慘過精衞填海,最省事,就只有「西九」改名辟邪。叫「文藝青年中心」也好,「琴棋書畫總部」也行,總之不可以「西九」。
況且「西九」、「西九」的不雅諧音亂叫下去,香港的同志首先要去遊行。為什麼是「西九」?明明是西方國家性別研究學說的「異性戀霸權」(HeterosexualHegemony),藝術家的同性戀最多,從古羅馬女詩人莎菲(Sappho)到米開朗基羅,到柴可夫斯基,皆男女同志,為何不可以叫「西西」,或「九九」?
請曾班子下台前,快快糾正,勿留下一個特大的風水凶局地雷,給繼任者踩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