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某某的八年情 - 楊靜

蘋果日報 2016/12/08 00:00


2008:「那天她用了少女鍾意的脣蜜,燈光下甜得發膩,脣心像有水鑽,抿一下就會閃一下光。我就吻上去了,她是官宦人家的女兒,什麼沒見識過,一點不躲,結結實實和我糾纏在一起。接下來順理成章,我陪她買衣服,她陪我打網球,每天都會一起做點什麼。她喜歡我什麼?我想她相信我是潛力股吧,畢竟她身邊有閒又多金的男孩早就不少,可我比他們抱負更大,我肯定很快就可以擁有自己的公司,然後開疆拓土。」
2013:「她這次蠻過分的,我父母旅遊順便探我,她居然見也不見,一張嘴刀子一樣不留情,說什麼以後的事情說不定,沒必要一早那麼熱絡。她母親給我下最後通牒,說三年內年薪不能達到她們要求的水平,沒必要繼續下去。要不是我還喜歡她……我不難受啊,我難受什麼,是她們有眼無珠。話說回來,如果我成功達標,那麼和她水到渠成,以後只會好;如果不行,我就當享受了她作為女人最有價值的時光,反正大把男人眼饞她的家世,一旦分手,她馬上可以找到下家,也不算是我耽誤她。」
2016:「結婚比我想像的舒服,關鍵是老婆萬事隨我,經歷了一個歇斯底里的女人,才明白找到個懂事的妻子多麼難得。我在網上發的那些捉姦照片你看到嗎?我知道那女人和一個銀行高管曖昧,沒想到直接睡到一起。她倒是不在乎,她父親卻丟不起這人,自然允諾我些好處。我這綠帽絕對不會白戴,我可是給了這女人所有的青春,好處我要,名聲我也不會給她們留。最後搞的很難看,但總算是結束了,到此一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