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隔 離 - 蔡瀾

蘋果日報 2003/05/25 08:00


「可不可以接見訪客?」
「原則上是不許的,但我這裏有個好朋友,每天送些雞飯、滷鵝、炒粿條,打包了叫人送上來給我吃。」
「有沒有RoomService?」
「那麼幾樣,吃也吃厭了。每天從窗口望着下面的游泳池,好想去游泳。」我頗同情他,但愛莫能助。
岳華一向是個奉公守法的人,不像我那麼調皮搗蛋,要是我被隔離的話。哼哼,可沒那麼乖。他住的是間酒店式的公寓,前面是旅館,一切設施俱備,我一定會叫友人拿一個手提分機電話來換上,拿了電話到處亂走,反正當今的在幾百公尺內也聽得到。還有請朋友扛一張麻將桌上來,鋪張被,不出聲地和其他受隔離的演員打個幾天幾夜,打得不發燒才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