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阿靚收  - 林振強

蘋果日報 2002/11/30 00:00


對於科技的進步和普及化,我愈來愈討厭。
雖然阿靚一貫對我的態度,可以更好,但是她近日的表現,簡直離譜。為何她突然有這種轉變?因為最近她收了個!收了個甚麼?她收了個無線!
往日,那些甚麼無線wirelesslan還未普及的時候,間中-非常間中的間中-我會有機會上阿靚的家,教她上網,並且在不過份離譜的情況底下,乘機揩揩油。
在那些我忘不了的昔日時光裏,有時,當指導阿靚如何按動網頁中的hyperlink,我就會把我的手,放在她那隻放了在滑鼠上的手仔上,然後以我的指頭按她的指頭,指使她的指頭按滑鼠的右鍵。你只需想像,一對黐在一起、交配中的雌雄蜻蜓,就可以想像到我和阿靚的手黐手的纏綿鏡頭。Well,起碼我自己會這樣想像,想起猶醉。
即使後來阿靚完全懂得如何在互聯網中穿梭,不需我指點,間中-當然是間中過非常間中的間中-她也會准許我坐在身旁,看她瀏灠那些教師奶燒菜、瘦身和煲補湯的網站。能夠「坐在身旁」,我已滿心歡喜,一臉傻笑。縱使手指不可再度「蜻蜓合體」,有緣近距離吸索她的氣味,已是美事。
可惜,自從阿靚學人安裝了甚麼寬頻無線、一人一寬頻之後,一切美事化煙。
在那些比以往的「間中」更間中的「間中」,當我獲准登門造訪、一起上網的時候,阿靚不只叫我自備手提電腦,自備wirelesslan的PC插卡,還囑我不用進門,站在門外就可以了。她說,無線𡃁的發射和接收能力很好。
可憐我的情絲,西瓜刀也斬不斷,就像她該死的無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