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透明浴室 - 李登

蘋果日報 2002/01/01 00:00


這回真的開了眼界。損友某甲搬家,新居的浴室裝修得挺出格。設於卧房裏不為奇,倒奇在牆壁是一大塊的玻璃,通通透透。你洗澡也好,出大恭小恭也好,外面的人都一望了然。
別出一格的還有那浴缸,並非常見的長方形,日式的四方形,竟然是三角形。這樣的格局,讓他的居處看來就有幾分像時鐘酒店,只要卧房裏添張水牀,天花板嵌上鏡子,可馬上開張營業了。
如此浴室莫說是女友,就是老婆也用不慣。她在洗澡,你坐在牀上,不好比在酒吧看脫衣舞表演。家裏來了客人要上廁,怎麼辦?哪怕把卧房的門關上,我看還是安不下心,就是覺得自己活像金魚缸裏的金魚。
這樣別致的浴室,倒是第一次見到。我還想見識一下的,是某富翁的浴室,聽說裏頭裝了個金馬桶。幹麼要用金造?除了顯顯氣派、擺擺闊,就想不出有別的理由。可金造也好,銀造也好,做的還不是同一檔臭事。
姑勿論浴室是啥格局,現代住房到底不能缺。有同學在巴黎住過一段日子,說當地有些舊房子沒有浴室,屋裏光有個洗手盆,很多人都把它當作尿缸用。上廁要去走廊外面的公用廁所,按掣沖廁後就得馬上跑。因為那水像洪水般洶洶湧湧而出,就是大禹也治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