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戲院嚴打八婆衰公 - 陳也

蘋果日報 2002/02/09 00:00


上電影院,閒日去,好運數的,全院只得小貓三五七隻,你放下心頭大石,下次再去。
但下次偏偏給你撞着一批恐怖蛇王組,三四人拉隊來睇兩點半,知死咯。他們哪裏是看電影的,直情將戲院當做麻將館,講說話的聲浪,比甩牌叫碰的 喝更震耳。無論全場怎麼走位,迫自己坐埋貼牆死角位,一樣避不開嘈音騷擾。
周末假日睇戲,更加貼錢買難受。像我看《魔戒》三點場,片長三小時中,後面三個八婆不斷覆手機,向對方說「我同阿媽睇緊戲……」跟住一輪嘴學是非。周圍有觀眾罵她,八婆試問又怎會識羞恥,收線後三姐妹像廣播劇開咪,議論劇情。我的媽呀,跟她們同來的那個八婆阿媽一定是聾的,否則應該在戲院實施家法,庭杖三個衰女,唔出聲,冇觀眾話你吖嘛。
做這三個女人的丈夫,肯定在外頭包二奶。看她們的衣着,不似窮人,九成會虐待家裏的菲傭。她們太注意口舌,不太用腦,很快便會全身癱瘓,只剩一張嘴活動,到時遭菲傭大報復,天有眼的,餐餐餵她們吃屎撈飯!
如果由我設計戲院坐椅,聲控儀監測,八婆衰公一講手機,椅墊九千伏特的電壓馬上觸動,屁眼霎時開花!褲穿窿是我設計的戲院刑法的最低起點,再犯的話,終身監禁。即是說,屁股永遠離不開你那張K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