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一個傳統的誕生 - 麥飛

蘋果日報 2002/01/14 00:00


這夜,新房客靜待每家房間也關燈以後,全屋毫無動靜之際,便悄悄走出房間,一步一步走向元寶,正當他準備伸手去拿金元寶,手還未觸到元寶,便已被人從後猛打一棍,倒在地上,繼而被幾位房客拳腳交加。新房客見情況如此惡劣,便急速爬回自己的房間。
一個月後,原業主病逝了,房子賣給了第三者,屋內的房客全不知情,只是每月定時交租。由於業主沒有親屬,沒有人去處理屋內金元寶的事。再過幾個月,因為機件失修,金元寶的機關失效,維修公司也不再理會,可是由始至終都無人發覺。
不久,頭房的老房客搬走了,另一位新房客住了頭房,當然發覺到大廳內的金元寶,搬進來的首夜便急不及待去偷,與之前的一位新房客一樣,未碰到元寶,便已被各房客毒打,尤其是之前那位新房客,出手最重。
過了一段時間,最早的一批房客一個一個的搬走了,住在屋內的全是新業主的租客,但已沒有人敢碰那些金元寶,沒有人深究為甚麼,只知道一碰元寶,就會被人毒打。
一個傳統就這樣誕生,沒有人再去問為甚麼,沒有人再反思為何會這樣,連嘗試質疑傳統的膽量也拿不出來,任由它僵化,即使質疑它對我們有利,我們早已毫無保留地接受。面對一些不明所以的事情,你曾否說過:「沒辦法,是這樣啦!」如果是,你也早已僵化。(偷金記.下)
《思考.心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