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夜行列車 - 蔡瀾

蘋果日報 2002/01/02 00:00


金澤的「百萬石」,被譽為全國旅館之冠,連續十年。我們上次也帶過團友前往,差不多每一團都參加過的蘇先生,也說住了那麼多日本旅館,這家人最好。
「百萬石」分三等,上中下,最高級的別館不讓團體住。老闆吉田先生是我的讀者,他喜歡香港,來過不下數十次,每一回都拿着我那本日文餐廳介紹吃東西,特別安排給我們下榻。
可惜金澤交通不算方便,我們從大阪坐巴士前往,需四個小時,雖然中途停下來吃吃喝喝,把行程斬段,有些人還是覺得太遠。
另一個辦法是從東京去,住一晚,翌日到羽田乘國內機到小松,就沒那麼辛苦,吉田先生來港,我設宴,他吃過高興,說下次我們團體去,寧願再打一個大折扣來抵銷國內飛機票錢,也想做我們的生意。
如果是少人數旅行,我想出一個更好的辦法,那就是晚上從東京的上野車站出發,乘「北陸」號,第二天清晨六點半抵達,可以玩足一整天。
「北陸號」有私人卧室的車廂,乾淨又舒服。買一大堆自己喜歡吃的東西,加上一瓶上等紅酒,慢慢歎,再小睡一會兒,好像一下子就抵達了。
夜行寢台列車的好處不盡,像搖呀搖,搖到外婆橋的小舟,又似胎中嬰兒,非常有安全感。望出窗外,一片黑漆,偶而見到小鎮路燈,一抬頭,也許有明月和星星出現,寂寞得淒美,畢生難忘。
吉田先生又引誘我,說真正的藝妓,少之又少,現有的多數是老太婆,價錢又貴。但金澤地區還有年輕女子肯學藝,載歌載舞,比京都的花費便宜一半以上。我聽了有點心動,決定下次自己去玩時,乘夜車前往,遇不到藝妓的話,魚生和螃蟹,以及露天溫泉,亦足夠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