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所有出牆紅杏的書 - 李敏

蘋果日報 2002/08/06 00:00


童話故事的結局都是王子公主的婚禮,最後一句:他們從此過着幸福快樂的生活。
《白雪公主》那麼受歡迎,為甚麼沒有人乘機寫續集?原因好簡單,婚後生活一定不及邂逅和熱戀時浪漫,無謂比下去。
不過,現實主義文學泰斗福樓拜(Flaubert)反而有興趣探討女性面對婚姻幻滅的心態,在他筆下的包法利夫人(MadameBovary)下嫁了一位戇直的醫生,生活無憂但結婚不久她已對平淡的婚姻生活生厭,正是飽暖思淫辱,一而再當出牆紅杏,以為犧牲貞節就可得到激情,無奈是她得不償失。
在婚後男人的浪漫主義都轉做寫實主義,但有很多已婚女人跟男人的思想不同步,仍然希冀被追求的浪漫。
西方人經常用「婚姻震驚」(MarriageShock)來形容女人由小姐變做太太時身份角色轉捩的壓力。
可是,有壓力就要做出牆紅杏嗎?
《包法利夫人》一書的結局,我覺得最可憐的並非她,而是她那忠心耿耿但不浪漫的丈夫。
在女人心目中,不懂浪漫就是罪,有時我都覺得男人不易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