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一雙手 - Elaine

蘋果日報 2008/09/30 00:00


請原諒我的坦白和落伍,真心覺得blingbling大顆閃石的gelnail奇醜無比,在指甲黏上三顆以上活像生腫瘤,配上甲環的話則似是要依賴維生儀器維持呼吸心跳!某次看到朋友的指甲上,每片指甲起碼有四顆大閃石,不禁問她:「你跟異形配種麼?」明明十指纖纖,為甚麼要弄得不倫不類?我們的一雙手不是凡爾賽宮,沒那麼大面積亦用不着如此驕奢華麗。
記得要每兩星期做handspa和refillgelnail,不時塗抹handcream滋潤雙手,分期付款激光脫毛,還有送贈鑽戒給自己作獎勵……卻忘記一雙手的實際功用。從前我有做frenchgelnail的習慣,一年花費逾萬,原本為着方便工作,結果卻連汽水拉環都開不到,玩wakeboard又斷掉六片gelnail,整件事本末倒置,也就拆掉了。
指節粗大的我,最喜歡在下班時間的地鐵內,鑑賞那些緊握扶手的玉手纖纖。偶爾遇上沒經化學修飾的天然淡粉紅,差點想親吻跪拜這幅流動風景。不肯定blingbling閃石gelnail可會對真甲造成傷害,但至少容易令男友家長留下不太好的印象。不止一位媽媽輩對我說,看到兒子的女朋友十指螢光大顆閃石延長gelnail,無法聯想她能操持家務,又不可能好好照料未來孫兒替他洗澡,閃石倒映出她在皺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