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氏八度 - 陶傑

蘋果日報 2011/12/25 00:00


聖誕節,因大量留學英美的港男回歸蘭桂坊,是港女獵艷的好時機。
找男人,首重外表,不是他的容貌,而是在攝氏八度的聖誕節,看他身上穿幾多衣。
三層絨線衣加一件雪褸,還戴一條頸巾、臉孔只露出一副眼鏡的港男,不論多年輕,首先淘汰──不錯,怕冷只是生理反應,沒有罪,但攝氏八度,就着得比愛斯基摩人還腫厚,這種男性動物,必缺乏意志,其次是不太有見識。
這等「嚴寒」下,不妨到雲咸街和灣仔的酒吧看看:只穿一件V領薄絨衣,一條牛仔褲,連外套也不搭一件的,必定是鬼仔──洋人從瑞典芬蘭和英美來,對於他們,零下二十度,才叫有點冷,攝氏八度,叫溫暖如春,香港每到冬天,洋人都穿得少,走在街上,不經意都鄙睨着街上穿棉絨戴冷帽,牽一隻小狗連狗身上也裹一件厚毛衣的香港人。那麼點冷,怕成這樣子的,必定更畏強權。
那麼到蘭桂坊一找,跟着洋人,攝氏八度還穿得那麼少的,又是華裔,一定是深受「西方文化行為」影響,他在英美讀書,回來過聖誕假期的。
這個品種,再仔細挑,其中即使沒有像加山雄三的氣質,總或有吳彥祖或者王力宏,視乎阿姐你星座運程如何。
攝氏八度在這個多風的海港,還穿得那麼少,真的好Man,表示他在外國生活得很久,他跟劍橋的同學在阿爾卑斯山滑過雪,在大吉嶺上與華爾街投資銀行的幾個美國同僚跑過三天三夜的山路,他的履歷除了英國皇家建築學會院士或LSE經濟系畢業,他還經歷過寄宿學校的史巴達教育,不知緣何,在調配上海之前,淪落香港中環,他像一隻優秀的候鳥,在香港這片脊土僅棲遲片刻,平安夜,機不可失,你豈能不把這隻雄健的小鷹抓住?
攝氏八度,環顧四周,厚毛衣、雪褸、連帽的羽絨大衣,我的媽呀,全副武裝,香港是北海道乎?哪來這許多那麼怕冷的小男人呀,而你自己,不過是一件薄薄的Burberry大衣,一件APC薄絨連絲的薄裙子,內裏就是胸圍了,你怎能配上一隻瑟縮發抖的中國裹蒸糉?身為港女,在攝氏八度的冬日,是格外的悲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