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瀕臨死亡 - 譚詠康

蘋果日報 2002/02/27 00:00


「我是不是快要死了?」阿光氣喘如牛,衝進我的診症室,房門也幾乎給他撞破了。我還以為過年有債主臨門。
「先別着急!請坐,不要客氣!我看你壽數起碼七十……」我招呼他坐下,再給他遞上紙巾,好好地安撫一番。他額上的汗珠兒有黃豆般大,像剛做完桑拿。他接過我的紙巾,不停拭抹那洶湧澎湃的汗水。
「用這個紙皮袋呼吸一會兒再說不遲……」我從抽屜裏取出一個供人嘔吐的紙袋,教他緩緩把氣呼進袋中,再慢慢回吸裏面的空氣。由於急促的呼吸會導致二氧化碳的過度流失,使血液變得鹼性;結果游離的鈣分子減少,便容易出現緊張和抽筋的現象。這是恐慌症常見的病徵。
五分鐘以後,他回復正常,竟然平靜得像個湖泊。
我給他處方一種血清素再回收抑制劑(SSRI),可以有效地控制恐慌症病情,預防復發。
「為何那當兒懷疑自己快要死去?」我一心要理解他的認知過程。
「感覺很特別……像無法呼吸,快要窒息似的。心裏只想到死亡……」他猶有餘悸。
「我給你的紙袋是否管用?」我驕傲地問。
「謝謝你!真的很有用!我最近感冒,喉嚨積了很多痰,我吐出了不少在你那紙袋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