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時裝新潮 - 陳也

蘋果日報 2002/01/29 00:00


時裝界殿堂級老叔父聖羅蘭在掌聲中退下catwalk火線,見好就收。不曉得他老人家對男裝有甚麼看法,尤其是第三世界領袖的男裝。我不是說江主席的Mark哥大褸,而是老遠跑到京城,堆住笑臉跟江主席要錢經援的阿富汗臨時政府主席HamidKarzai。
外電說這個普什圖族人四十四歲,美國炸彈瘋狂掉落阿富汗大地時,這個卡爾扎伊肯定沒有獃在坎大哈或者賈拉拉巴德做炮灰。到美軍打殘塔利班後,突然冒出個頭頂湯碗高帽,每次出場總是身披古怪綠衣的傢伙,旋即「黃袍加身」坐正主席位置。他那身裝扮,初看大吃一驚,以為阿富汗各派爭雄,卻讓一個雙臂傷殘的當上了領袖。卡爾扎伊老是讓綠色外套的袖子空着。這個頭顱抬得高高的傲氣主席又不像獨臂刀王。後來在外電的照片上,終於見到小卡那對手,比劃着給江主席解話。那是隻上鏡的左手,還戴住超薄的腕表,活動自如,顯然不是我想像中的殘缺。
讀新華社專電才有點眉目,這件藍綠紫三色相間的長袍,小卡稱為「引領世界時裝新潮」。聖羅蘭說過一句反諷的話「高貴就是完全忘卻身穿甚麼。」卡小弟救國壯志未酬,卻先把國際焦點轉移到他那身所謂時裝上,還要誇口引領世界,看來是要向咱們的偉大總設計師越級挑戰。
披披搭搭的卡爾扎伊轉行,行時裝天橋會很入型。飢貧交迫中吃草頭捱過嚴冬的阿富汗人,見了這身新簇簇的綠,肚子難免咕咕叫,巴不得一口吞掉這個世界潮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