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許仙男 - 高慧然

蘋果日報 2009/05/28 00:00


多年前某個端午節,一個愚昧、輕信、自私、懦弱的男人騙老婆喝下一碗雄黃酒,嚇死了自己,結果,害得那個儍女人要挺着大肚子去盜仙草。這個女人最終沒得到貞節牌坊,而是被鎮壓在雷峰塔下。
所以,白素貞和許仙的故事不是甚麼愛情故事,而是一個警世故事,提醒後世的女人,努力爭取愛情固然值得欽佩,但前提是必須看清楚,你愛上的那個男人,究竟是甚麼人,若像白素貞那樣,在人海中隨便撈一個,便一頭撞上去愛得天昏地暗、日月無光,那不是愛情,那是食糉後遺症:食塞米,添堵。
中國的戲曲和小說中很多男人具許仙特質,他們外表女性化,體質柔弱,心靈脆弱,性格被動,卻又無一例外得到美女的垂青。比如《西廂記》中的張君瑞,便以「多愁多病身」配崔鶯鶯的「傾國傾城貌」,而且還有軟骨症,喜歡下跪,時爾跪小姐,時爾跪丫環。梁山伯就更差勁了,年紀輕輕的,說死便死,沒半點抗挫折能力,愛上這種人,戲劇性死亡只是遲與早的問題。《紅樓夢》中的潘又安,跟司棋花園約會被鴛鴦撞見,馬上走夾唔唞,令司棋很是鬱悶……
在一個男權社會裏,女性被要求成為賢妻良母,結果,諷刺的是,男人不是被女人縱壞了,便是被女人養乖了。不知是男人的悲哀還是女人的悲哀。更悲哀的是,「許仙男」從未消失,今時今日,在我們身邊,這種男人的數目正在極速增長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