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直擊
全程遭近百便衣監視跟蹤

蘋果日報 2012/06/30 00:00


四位熱血青年前晚分成兩隊,從深圳出發到湖南悼旺陽。《蘋果》記者北上直擊第二隊「敢死隊」成員黃佳鑫(Sam)及尤思聰在湖南長沙悼旺陽的經過,二人全程遭近百便衣人員跟蹤、監視。兩人昨晨剛抵埗,已有大批便衣人員在旁監視,密密拍照,但又沒有採取任何拘捕行動,明顯想兩人知難而退。兩名後生仔苦思良久,最後在高鐵站內砌出「悼旺陽」字句,低頭默哀後,火速離開險境。
昨凌晨1時,Sam與聰先到深圳過夜,早上再坐高鐵到湖南長沙。當他們步入深圳旅館,已有一名陌生人跟他們一起登記入住。事有湊巧,當他們昨晨搭高鐵時,旁邊的乘客竟然是剛才入住同一旅館的客人!記者乘另一班高鐵到達長沙,約10時許發現Sam和聰在高鐵站附近的麥當勞快餐店,計劃下一步行動。
監視人員坐滿快餐店
記者一直只在快餐店內,坐在另一旁觀察。當時,兩人剛得悉先頭部隊蕭健滔(Benson)與陳詩韻已失去聯絡;由於傳單、李旺陽遺照等物資,全在第一隊人手上,Sam與聰不知如何是好,正苦思是留下、還是要撤退。上午11時的麥當勞,本來只得寥寥數人,但突然間,一批批幾人一組的人員「進駐」了麥記。
他們十數人清一色是30至40歲的中年男人,一律只飲汽水,不斷打電話、睇手機,每隔十數分數,他們就會撤退,換上另一批人繼續進駐監視。陌生人越來越多,兩位學生越來越心驚,不久他們就發現手機上網速度越來越慢,於是離開快餐店,到車站買電話卡。
火車站砌悼旺陽字句
記者離遠跟着二人,大批疑似公安、國安也緊盯着。此時,攝影記者也發覺電訊器材傳相速度開始減慢。兩同學苦思至約下午1時,決定為李旺陽做一個行動就離去。他們將袋裏的紙張撕成條狀,這時候,他們身後又突然出現十數名大漢監視,但又沒採取行動。雙方拉鋸約四小時,對方似是想以強大的監視隊伍,令學生知難而退。
兩人後來來到火車站一角,在地上用紙條砌出「悼旺陽」字句,低頭公開默哀數十秒,其間無人上前阻止。其後,兩人搭高鐵回到廣州,當到地鐵站後,發覺又被跟蹤。他們其後跟當地維權律師陳武權見面,再回香港。《蘋果》記者

七一為乜上街?請到蘋果日報facebookfanpage投票吧: http://www.facebook.com/questions/10151071597587448/
empty
黃佳鑫和尤思聰在湖南長沙的高鐵站砌上悼旺陽的字句,低頭默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