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金槍不倒 - 邁克

蘋果日報 2008/01/11 00:00


民意調查之中,有一位四十九歲的熟女願嫁當今法國總統,雖然以「為什麼不」打頭陣的答案與𦧲飯應頗有距離,可能委身個案太少,編輯又不能單單收錄「唔嫁!打死我都唔嫁」的淒厲吶喊,明知是濫竽也不得不拿來充數:「我鍾意行動派男士,我這個人活力好充沛。」
歧視女性的中國直男,聽聞這樣的言論當然驚到鼻哥窿冇肉,他們向來把活到某個歲數的半老徐娘撥歸「狼虎之年」欄下,那四個字就像動物園堅牢的鐵籠,困着婦女生猛的性活力。法蘭西子民缺乏含蓄的修養,有碗話碗,有碟話碟,見薩科齊一上任馬不停蹄周遊列國,立刻幻想他床上必定也威風凜凜,記者既然問到,坦蕩蕩從實招來。
忽然記起,念大學的時候有一位何姓女同學,不吝與眾基佬分享性經驗,趁她那位神心的姐妹上教堂做禮拜,就和我們暢談舊雨新知。口沫橫飛盤點臨床見識,和講鬼古殊途同歸,務求以嚇到聽眾面青唇白的「最猛」作高潮,何小姐裙下最把炮的個案,一夜能夠梅開七度。貪得無厭的我們恨到出面,誰不知幸運兒唉聲嘆氣:「做完第三次,已經悶到情願瞓覺,跟住仲要繼續扮有反應,你話煩唔煩?」
當時以為她晒命,後來遇過兩個慾海奇男,方明白她的苦衷。意大利威尼斯的馬可勃羅第X代曾孫比較近人情,煙花發射間隔軟皮蛇時段,唱罷高音總停一停回氣;香港中環那個龍的傳人,才叫童叟無欺金槍不倒,一企硬連續數小時不發軟蹄,噴泉久不久啓動,就像現代花園裝置的自動花灑,欣賞奇景的熱情過後,你只會默默研究他老兄到底是食咗藥,還是食錯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