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白開水 - 谷德昭

蘋果日報 2004/04/13 08:00


連續幾個晚上開通宵班拍戲,早上回家雖已勞累不堪,但仍忍不住立即要看已錄下的足球賽事,兩場賽事同期進行,故此兩個電視台分頭直播,幸有兩部錄影機將之統統錄下。
正在看這一場賽事,但評述員們仍百忙中抽空報道另一場賽事的狀況及結果,每遇上這情形,惟有突然放聲高歌希望能蓋過評述員的聲音,但有時迅雷實在不及掩耳,乍一聽到另一場賽事的結局,尤其是大比數的精采廝殺,心登時便冷一截。
縱是更精采的球賽,一旦知道了賽果,比賽過程便會變得如白開水般無味,就算施丹如何妙傳,朗拿度如何邁開大步直衝入禁區,明知一切只是徒勞無功,射入了也只是詐糊一鋪。明明是同一場比賽,本來應看得眉飛色舞,更眼瞓也會撐至完場,但預先不情願地知道了戰果令一切也突然變了質,變得冇癮。
像是舊報紙一樣,餘下可供細閱的可能只是一些名家散文,其他的一切都是嚼之無味。感情很多時候也會變成白開水,知道的愈來愈多,有趣的、可供發掘的未知數則愈來愈少,有些前輩對我說,「到了適當年齡,你會懂得欣賞白開水的健康,白開水無需精度,你會享受那份安穩。」
我不喜歡無味的東西,我喜歡果汁、汽水或冰茶,就算真的只能喝白開水,起碼我都會買隻納米能量杯裝水,壯吓陽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