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干擾社會秩序的是政府 - 登囂

蘋果日報 2013/01/09 00:00


無論你同不同意也好,香港的抗爭運動日趨激進,是個不爭的事實。○三年七一遊行,五十萬人行完就散,結果老董要推遲一年半載才願下台,讓不少示威者大跌眼鏡。到了後來的七一開始冒起「遊行完留低」的聲音,越來越多的示威者決意通宵留守舊政總。直至今天,在一般的遊行示威中,堵路、衝擊已成為常態。早前元旦遊行,一群示威者決意要阻塞中環交通秩序,其理由清晰明瞭─必須要阻礙社會秩序,讓當權者感到壓力,否則無從推翻這個沒有人民授權的政府。
當昔日的抗爭手法再無法帶來任何改變社會的結果時,自自然然會有更多人採取更激進的手段,這是歷史常態,也是最「理性」的推論結果。南非前總統曼德拉早在一九四四年加入非洲人國民大會,往後十六年一直主張溫和抗爭,直至一九六○年南非軍警屠殺六十九名和平示威者,曼德拉才不得不改變策略,於一九六一年成立民族之矛以武力與英國人決一死戰。他在其自傳裏如此解釋:「無情的事實是,五十年的非暴力鬥爭給非洲人帶來的是更嚴厲的立法,從而使非洲人的權利越來越少……我們努力以非暴力方式使政府放棄種族歧視的政策並沒有獲得任何結果……」若果政府從來沒有因為示威者的溫和態度而讓步,而你作為示威者卻繼續採取溫和行動的話,這只叫愚蠢。
南非可能太遙遠──我們不是搞港獨,不需要武裝。要說激進行動,還有美國的黑人運動領袖馬丁.路德.金。作為直接行動的鼻祖,他曾指:「直接行動的目的就是製造危機及張力,令這些一直被忽略和無視的社會問題變得不可迴避,令談判這些不公變得可能。」他主張的直接行動,包括在美國南部伯明翰組織未經許可的大型遊行,並呼籲人民公然犯法以抵抗不公的法律;雖然他強調抗爭以非暴力的形式進行,但相信若發生在今天的香港,又會被扣上干擾社會秩序的罪名。
回到香港,由○三年七一上街至今已經抗爭十年了,我們看見香港有普選嗎?我們看見香港的人權有改善過嗎?一國兩制還維持住嗎?答案都是否定的!只有法治倒退、警權擴大、中聯辦明目張膽干涉香港事務!在這絕望的情況,你叫香港人又怎能不憤怒?你叫香港人又怎能因循苟且、每年乖乖守秩序地遊行完回家?近年抗爭越趨激進正是香港人尋求另一出路的嘗試──假若以往十年的方法都不奏效,我們就只有變得激進,迫使當權者回應我們的訴求。真正干擾社會秩序的不是一班堵塞中環交通的示威者,而是這個民望低迷卻無動於衷的政府。

登囂
自由撰稿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