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同行如敵 - 李登

蘋果日報 2003/06/24 00:00


亦舒誇依達:「依達在『蒙妮妲日記』的那個水準,香港尚後無來者。」話是二十年前說的,誰說同行是冤家?
同行必妬,可見也有例外。當年張愛玲在上海和蘇青齊名,曾說過:「把我同冰心、白薇她們來比較,我實在不能引以為榮,只有和蘇青相提並論我是甘心情願的。」這種惺惺相惜的胸襟並非36C胸罩,可更大得多。
我總不明白,幹麼蕭伯訥那麼小看莎士比亞,說要把他從墳裏挖出來向他扔石頭。他連給莎翁拾鞋的資格都夠不上。
你只好說妒恨等於愛滋,沒治,在荷李活這也是流行病。影帝尼古拉斯基治哪料到,老友辛潘居然挖苦他演技差勁,不像演員。同行不正好是最大的敵人?導演比利懷德罵瑪莉蓮夢露:「她的奶子像花崗岩,腦子似瑞士芝士。」
可笑的還是達利,雖是大畫家,器量卻不大,竟然給自己和畢加索的才份打分數。不必說,他的分數高得多。大學者如王國維也給自己的詞評過分,說:「雖所作尚不及百闋,然南宋以後,除一二人外,尚未有能及余者……」。語氣跟毛主席說秦皇漢武,略輸文采,相差不遠。
我想起這小城常有文人相輕的事。輕人的一方往往是半瓶醋,被輕的一方也是半瓶醋,不過是淺人相輕,烏鴉笑豬黑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