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誰來決定賭不賭波 - 湯禎兆

蘋果日報 2002/11/30 00:00


時至今天賭波的議案終於得以光明正大上局作正式推行,可說把社會不同利益的代表階層衝突加以白熱激化。當然其中最振振有詞的反對集團為教育界及宗教界,但其可想而知的說辭也是最無驚喜的一群。甚至有一些煽情人物高呼不會接受因賭波得來的稅款資助福利活動,聲言那些是埋沒良心而來的金錢;大抵已忘記了全港的慈善團體如果沒有了馬會的資助,相信早已關門大吉。
事實上,以道德理由作積極的抗爭,很容易會加深外人對教育界及宗教界閉門造車的印象,更甚者為招來假道學之譏。試問有多少人從無參與過賭博活動?假若遺禍那麼大,為何不號召全民上街要求馬會結業?下一代看在眼裏,其實全看清上一代講一套做一套的嘴臉,只會教人嗤之以鼻。
我其實反對賭波,因為它改變了體育版的面貌,令到我這類純種正統球迷愈來愈無興趣看滿是賠率的波經。只是我心知肚明,我無權去剝削他人的取樂方式。是的,賭博在現代人的生活裏,的確是娛樂的一種。而且一旦由某利益集團決定甚麼可以不可以,失去民主的議決基礎威脅,較其他任何的禍害均來得更形嚴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