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怎能成為中央負擔?

蘋果日報 2002/11/30 00:00


中國財政部部長項懷誠先生笑言他不敢來香港發債券,原因是人家還未開口問你借,你就不便來借錢。而朱鎔基總理又三番四次的為香港打氣,還說中國有三千億儲備可以支持特區政府。我不知道多謝中央關心的特首辦心情如何,但作為一個自力更新的普通香港人,聽到的時候總是意難平!
在祖國還是處於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時候,我們真的萬萬不敢成為中國廣大老百姓的負擔。在今天我們為三十多名西貢偏遠居民,動用三千萬元建造輸水管的時候,我們能不想起西部還有很多沒有自來水用的同胞嗎?在今天我們要為學額太多,研究每班人數三十五人還是三十人的同時,我們能夠不支持希望工程嗎?


只顧向中央打主意
造成國內主要官員這般看顧香港人的,豈不是我們憂心忡忡的特區政府?終日勞碌地向中央打主意,要怎樣北水南調、多給我們遊客、又要更緊密的經貿關係;每次到中央都是帶着一張請求的清單。我真是不明白出身商場的財政司司長和特首,他們難道不知道做生意是要互利才能長遠的嗎?終日只是要拿人家的好處,怎能叫人家給你尊嚴呢!
如果特首是我們選出來的,我們還可以怪自己有眼無珠,如今卻不知要到哪裏找那七百個提名支持董先生連任的人來算帳。也不知道要怎樣才可以給朱總理看到大部份、默默地帶着自重的香港人,努力解決困難的一面。

一個自重的香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