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見證 武漢市民從「沒大不了」到大逃亡
疫症在沉默中醞釀蔓延

蘋果日報 2020/01/26 00:00


【肺炎大爆發】
「外界誇大了,這個病沒有甚麼大不了。」由去年底疫情爆發,到武漢封城前夕,記者從得到的回應大概是這樣。封城至今,這句話言猶在耳。
特約記者李止渝武漢直擊
早在去年12月初,武漢已傳出不明肺炎的消息,甚至有圖文證實有病人被隔離,當時沒多少人注意。去年除夕,武漢衞健委正式對外公佈疫情,稱有27宗病例,但強調疫情「可防可控」。翌日,八名爆出醫院不收武漢肺炎病人等消息的武漢網民被捕,罪名是造謠。武漢公安部門在微博維穩,要為市民打定心針。武漢市面一度搶口罩、搶板藍根,幾日後驟然而止。

「不傳謠,不造謠。」中共把這口號喊得好響,民眾跟着喊,喊得更響。所謂一句頂一萬句,大概如此,零星懷疑疫情的聲音,就此煙沒。

數天後,記者趕赴武漢視察情況,向市民、藥房、小店等查問。「沒擔心過。」「國家醫療水平提升了不少,可以應付。」「國家說這病不會傳人。」「疫情被誇大了!」得到的回應大概如此,市民對疫情不上心。
empty
疫症爆發初期,官方封鎖消息,民眾野味照吃;本月初執法機構展示查繳到的野生動物屍首。美聯社
empty
武漢宣佈封城後,已進站的女乘客尋找逃亡列車。
empty
武漢著名大街江漢路,變得人迹稀少。李止渝攝
empty
協和醫院發熱科即使深夜也逼滿求診的病人。
「休息一下不就沒事了?」
當時,有「天下第一步行街」之稱的江漢路步行街,人山人海,戴口罩是異類。小食店老闆稱「野味一樣會吃」,武漢肺炎與2003年沙士相比,等而下之。華南海鮮批發市場商戶十分着急,封鎖市場令他們無法做生意,多次要求衞健委解封:「得了肺炎發個燒,休息一下不就沒事了?」與記者談話期間,一名商戶淡定地跨過封鎖線取回店內貨物。

「我是否問了條很蠢的問題?」當時記者在想。直至暗訪專門收治及隔離武漢肺炎的金銀潭醫院,始知疫情遠超市民及官方描述。事發之初,金銀潭醫院南座有兩層用作隔離,記者連日來拍到有疑似案例不斷送往南座隔離,醫護人員的戒備越來越嚴格。首當其衝的家屬察覺不對勁,他們透露,官方一直不肯提供任何資料,病毒資料、化驗結果,官方的通報對此並無着墨。

此後個多星期,武漢衞健委數度凌晨通報疫情,做法詭秘,感染人數少幅度增長。國家醫療專家組的專家、抗SARS(非典型肺炎)專家王廣發10日接受《人民日報》訪問,認為整體疫情「可防可控」;本月15日首宗死亡個案出現;3日後中國疫控中心發文闢謠,武漢肺炎並非沙士云云。

不傳謠,不造謠。一切在沉默中醞釀。

直至20日,消息多得嚇人。國家主席習近平、總理李克強沉默多日後,首對疫情要求遏制疫情;副總理孫春蘭要求武漢採取更嚴格舉措「內防擴散、外防輸出」;北京召開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電視電話會議;中國首席傳染病學專家鍾南山接受央視訪問時,肯定病毒人傳人現象;王廣發也受到感染。

翌日,武漢宣佈人流限制等禁令。準封城的狀態,全城頓感危機降臨,記者再赴武漢。這次不論是前往武漢的航班、抑或武漢機場的旅客,近九成人戴口罩,態度之謹慎溢於言表。夜晚走在「半封城」的武漢,平時人多車多的夜市只剩小貓三四隻,氣氛死寂。
街道死寂 病人恐慌 醫院混亂
口罩價格與民眾的恐慌指數成正比。一晚過後,口罩供應短缺,一個N95口罩升價至20元人民幣(22港元),維他命C水溶片也被搶光。記者到有多名醫護人員感染的協和醫院視察,即使深夜,發燒赴院求診的市民不絕,咳嗽聲此起彼落。市民焦躁不安,有人攤坐地上等候應診,病人的電腦掃描報告隨處亂放。醫護人員甚至無暇理會記者在病菌瀰漫的空間拍攝。

街道死寂,病人恐慌,醫院混亂,這是當晚武漢的寫照。武漢當局更於23日凌晨2時許,宣佈8小時後封城,全武漢人措手不及。武漢清晨時分寒風刺骨,逃亡人潮浪接浪,不少市民帶着大小行李,從全市各地直撲高鐵站、機場。

「不要插隊!」「可以讓一讓我嗎?」「你在哪了?快來呀!」「這裏排隊,過來!」「這個沒票了。」「最早的班車,去哪都行!」每人神色慌張,售票處陣陣混亂,插隊頻生。腳步聲、行李箱滾地聲,聲聲入耳。記者已買列車票,逃生有門,心情本不緊張,也受氣氛感染,頓時凝重起來。
不傳謠不造謠 信不過
10時封城,記者乘坐9時05分的列車前往與武漢相鄰的孝感市。昨日武漢,今日孝感,市面一樣冷清,靜候封城的來臨。「這與往年不一樣。」的士司機說「是啊。」記者回答。

武漢肺炎的病理如何、下一步怎樣防控等問題沒有人說得準,只有一件事可以肯定的:不傳謠,不造謠,信不過。

疫症仍在蔓延,不要心存僥倖。畢竟,用死亡買教訓,不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