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解釋:價格是決定勝負的準則 - 張五常

蘋果日報 2002/05/29 00:00


  從決定勝負的準則的角度看,市場是一種投票制度:投鈔票。價高者得,是說我願意投的鈔票比你願意投的多。吃早餐,我拿出三十塊錢,得之,社會上總有一個人少吃了一頓,我是個優勝者。社會中,每個人從早到晚都在競爭,在市場如是,在沒有市場的制度下也如是,只是不同的制度有不同的勝負準則罷了。
  倒轉過來,從高斯定律回頭看競爭準則,如果非市價或非價格的準則被明確地採用,私產的界定必定出現了問題。手錶是我的,你出價夠高可以拿去。但我不會考慮你輪候十個小時,或是輩分比我高,又或是你的政治手法高明。這些對我毫無益處。
制度的選擇 第三章租值消散與價格管制

第二節:否決價格準則的效果
老師艾智仁(A.A.Alchian)曾經說:價格決定什麼比價格是怎樣決定的重要。後者是價格釐定的分析,我在卷一第七章修改了馬歇爾的剪刀分析,在卷二第九章加上訊息費用,使價格的釐定複雜起來。本卷第五章會分析價格釐定的困難與公司或企業的關係。
這裡分析的是「價格決定什麼」這個問題。傳統之見,是價格引導資源的使用,起於史密斯的「無形之手」,是對的。但艾智仁的思維增加了另一面:價格是決定誰勝誰負的準則。這一提點,問題就變得精彩了。
從決定勝負的準則的角度看,市場是一種投票制度:投鈔票。價高者得,是說我願意投的鈔票比你願意投的多。吃早餐,我拿出三十塊錢,得之,社會上總有一個人少吃了一頓,我是個優勝者。社會中,每個人從早到晚都在競爭,在市場如是,在沒有市場的制度下也如是,只是不同的制度有不同的勝負準則罷了。
是艾智仁指出競爭無日無之,而決定勝負的準則千變萬化。得到這個提點,一九六九年我看到在眾多的準則中,只有市價這準則沒有傳統所說的浪費。任何其他準則在某程度上都會引起租值消散。這是因為以市價為準則,出價的人拿出來的代表着曾經生產或服務的收入,錢的來源對社會有貢獻,而收錢的人也獲益。但如果競爭的準則是先到先得,要趕早排隊輪購,排隊花去的時間是成本,是社會的資源支付,但可沒有對社會有貢獻的產品造出來。排隊的時間所值代替了物價,這部分是租值消散。
在卷一第三章第五節我舉出香港大學分配教師住所的例子,以計分為準則,分高者得,鼓勵了教師們為爭取分數而付出與學術無關的代價。以武力取勝,付出的血汗是租值消散;搞人際關係,巧言令色的成本是租值消散;以「思想正確」為準則,背誦《毛語錄》的時間是租值消散;論齡排輩,虛報年齡或虛度時光也有成本,在邊際上總有一點租值是消散了的。我說過了:「千規律,萬規律,經濟規律僅一條。」這是說在眾多的決定勝負的準則中,只有市價沒有租值消散。
我在本章第一節提到公共產的競爭使用會導致租值消散,不一定全部散掉,但某程度的消散是必然的。從本節的角度看,公共產的租值消散是因為沒有業主而使競爭使用不是以市價的租值為準則。本章起筆時我說租值消散的理論是另一個角度看高斯定律。這是因為高斯定律的主旨,是私有產權的界定是市場交易的先決條件。撇開有政府參與的交易,市場交易以市價為準則定勝負,必定是基於私有產權的局限的。
倒轉過來,從高斯定律回頭看競爭準則,如果非市價或非價格的準則被明確地採用,私產的界定必定出現了問題。手錶是我的,你出價夠高可以拿去。但我不會考慮你輪候十個小時,或是輩分比我高,又或是你的政治手法高明。這些對我毫無益處。
要小心了。如果你是一個迷人的女人,甜言蜜語,說得我飄飄欲仙,我可能把手錶送給你。但這不是租值消散。你的行為使我大享其樂,是我願意接受之價。同樣,好些人願意接受「人情」的交換。甲替乙打通某項門路,乙就送甲一份禮物。這也不是租值消散。事實上,人情的交換有價。佛利民說:真實世界沒有免費的午餐。
在有交易費用的情況下,上述的準則規律不可以墨守成規。在私有產權的結構下,訊息費用及調整價格費用的存在,可以導致短期的供不應求或供過於求的情況,使某些非價格的準則被採用。更有趣的是好些時,一個出售者會刻意地把售價訂於市價之下,引起非價格準則的行為,而這些行為對出售者是有利的。考慮一些例子吧。
一九七五年在香港度長假,因為幾次買不到票價最高的座位看足球,我調查了為什麼優座的門票先售罄。優座的票價較高,但還是供不應求,而廉價的劣座卻供過於求,空置位甚多。這顯示優座票價雖然較高,但還是偏低。那是為什麼?
我跟着花了十多個晚上,巡視多間電影院的售票處。那時香港的電影院的下層有前、中、後座之分,前座最差,票價也最低;上層有超等與特等之分,超等價較低。觀察所得,與足球賽一樣,電影院的下層前座的空置率最高,上層則超等空置率較高。這些也是顯示着優座的較高票價是偏低的。
我後來想到的解釋,是如果優座不售罄,買廉座的顧客在開場後會靜靜地跑到優座那邊去。以偏低之價使優座先滿,是以顧客自己保護優座的權利,節省了監視的交易費用。
上述的過癮假說當年使芝加哥的大師們吵過好一陣。他們不同意,但我是驗證了的。我的主要驗證很簡單。電影院的下層優劣座位之間暢通無阻,上層也如是,但進了下層的卻不可以跳到上層去。其含意是:一層之內優座之票先售罄,但層與層之間就不會有這個規律。證據是明顯的:上層的超等比下層的後座為優,但超等的空置率高,後座先售罄。
我再作另一個類同的驗證。香港當時有兩間電影院很特別:上層的超、特等與下層的前中、後座之間只有數梯級之隔,進場後顧客可以上落無阻。其含意是,這兩間特別安排的電影院應該上層先滿。調查結果確如是。
讓我轉到另一個例子吧。六十年代香港的地產發展商以香港置地有限公司為首。在一九六八年的一件租務大案的審判中,香港置地的經理直言,他們的商業樓宇所訂的租金大約比市場的低百分之十,因為他們要保持一隊「健康」的候租者(maintainahealthyqueue)。為什麼可以多收而不多收呢?我的解釋,是如果有租客排隊等候,現存的租客會比較遵守置地公司定下來的規例,而交租也會比較準時。這含意也是證實了的:比起其他商業大廈,置地的租客以「循規蹈矩」知名。這也是因為有交易費用的存在而促使置地公司把租金訂在市租之下。
又舉另一例。在繁忙時間,超級市場的顧客要排隊付錢,等十多分鐘是常見的現象。時間寶貴,為什麼超級市場要顧客「浪費」時間?市場的老闆可以指明在某段繁忙時間加價百分之三,使顧客擇時採購。太麻煩嗎?恐怕顧客光顧另一家嗎?那為什麼一間有多個收錢出口的超級市場,不指定一兩個收錢出口加價百分之三,其他的出口不加?這樣,時間比較寶貴的顧客就不需要排長隊,其他的排隊可也。但超級市場可沒有那樣做。他們有做的,是為購買件數少的顧客特設收錢出口,以免買一包香煙的要等十多分鐘。為什麼不為時間寶貴的顧客特設附加費的出口呢?
為了驗證自己心中的假說,我曾經在繁忙與非繁忙時間站在不同的超級市場觀察,看手錶,數手指,使外人以為是發了神經。但假說被證實了:有多人排隊,收錢的員工的動作比較快,快得多。監管員工有費用,超級市場以顧客排隊作動作速度的監管。這也是交易費用的解釋了。
再舉另一個類同的例子。昔日的香港與今天的國內,比較低檔的食肆,生意滔滔的,在繁忙時間讓未有座位的顧客站在進食者之旁,干擾着進食者。為什麼要這樣做?讓進食者吃得舒服一點不好嗎?我的解釋,是讓待食的干擾進食的,進食的會早點離去。
因為交易費用而導致的非價格準則的行為,不代表租值消散,因為這些行為作出有價值的貢獻,在邊際上,非價格準則所增加的費用會與其貢獻收益相等。
(《經濟解釋》之七十九)
每逢周三刊出.作者保留版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