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實 用 - 蔡瀾

蘋果日報 2002/01/15 00:00


年紀大了,只求實用,不跟流行。名牌不名牌,有甚麼要緊?
一件茄士咩外套,穿個幾十年,溫暖得很,說甚麼也比幾十斤重的萬寶路夾克輕。
把尖頭的意大利鞋子都丟掉,換上一雙叫Ganter的德國貨,腳趾處寬大,愈走路愈舒服。一個化學膠外殼的Samsonite行李跟了我去過多少國家,送我甚麼LV我都不肯要。
從前還很考研穿雙叠袖的恤衫,現在買到,也把袖子改成鈕扣形,袖口針實在太過麻煩了。
褲子皮帶當然再也不打,曾經一度用吊帶,肚腩收縮得厲害。當今連吊帶也省了,最好買褲頭有橡皮筋的那種。
生財工具,用起Montblanc墨水筆最優雅,有金雕的PelikanToledo也不錯,但是寫完稿雙手沾滿墨水的感覺並不好,用一管即寫即乾的Tradio,還是上選。
眾人都以為鮑參肚翅最好吃的時候,我已改為芽菜炒豆卜。那一大碗翅,一吃就飽,也不覺美味。
蒸甚麼老鼠斑?我只愛魚汁,用它撈白飯,天下絕品。
領帶自己畫了,省下不少。當年我見一條買一條,只要突出的就是。每條平均五百塊,一年數十條,價錢也不菲。
鱷魚皮包?我一看見就惡心。人家送我的,丟掉也不是,送年輕人,他們也不要,不知如何處置?那個和尚袋,有甚麼裝甚麼,只是一張布做的,還不夠輕嗎?
友人徐勝鶴送他先父一個GP手表,老人家嫌名貴的皮帶煩,換條廉價伸縮鋼帶。我現在也有這個毛病,所有的表都換上伸縮帶,貴表收在保險箱中,從來不去看。手上戴的,是一個便宜的Ball表,黑暗中發起光來,比任何夜光表都亮,愛死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