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上海北京廣州 - 棉棉

蘋果日報 2002/01/27 00:00


去俱樂部到底是為了甚麼?俱樂部,喝酒、跳舞、high,其實都是一種社交生活。
對我來說是這樣,看着俱樂部裏各種各樣的臉,看着大家一起在跳舞,碰見熟人跟他們聊天,看他們的衣服、聽聽各種消息,也就是這點內容。很少的人會像我一樣,到早上了還拎着酒瓶到處找下面一個地點。
在上海的周末出門,先是去97逛一圈,開瓶紅酒,然後去金鐘掃一眼,最後到BuddhaBar,再最後到Mazzor,再最後帶着DJ到我家。我總是在中午倒在沙發上睡着的,DJ甚麼時候走的一般我都不知道。
北京人玩得比較狠,除了那些到早上就會回家的人以外,其他不想睡覺的能撐上48小時。在北京我一般先在99號喝幾杯,然後去88號,偶爾會去絲絨。北京的俱樂部裏藝術家挺多的,玩起來比較家庭化,彼此都非常熱情,偶爾還會談一兩句藝術或者藝術新聞。這在上海是絕對不可能的。
廣州就只有Face了,Face有很好的DJ,Face有漂亮的Jimmy,而且漂亮的Jimmy喜歡漂亮的東西。廣州人玩起來比較自然,沒那麼裝腔作勢,廣州的店裏甚麼人都有,各種層次的人在同一家店裏玩各種感覺,到了兩點必須轉入房間,唱唱卡拉OK,所以在廣州我酒店的房間裏有唱機音響和唱片,因為兩點以後我們必須自娛自樂。
這三個地方的俱樂部,DJ水準都差不多,俱樂部文化也比以前豐富很多。不過,我最喜歡的還是上海的。但是我定期一定要去北京,因為這是一種社交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