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裸體少女」與「老夫」…… - 李碧華

蘋果日報 2007/09/22 00:00


曾寫過一道夏日小菜,清淡怡人,喚「白蛇炒青蛇」──其實故弄玄虛,不過綠豆芽炒韭菜而已,只因全是長條狀,又青白分明,才給起了這名兒。
一日與中國大陸的朋友談起,他笑道:「哦,是『裸體少女進森林』。」
「吓?那麼色?」
不過有影像:綠豆芽光着身子,女體白白嫩嫩的,跑進綠林中。虧他們想得出。
原來網上也有好玩的「花菜」。這「花」不是真花,都指有傷風化,色情玩意,如果因非禮強姦被關進牢中,他犯的是「花案」。那些「花菜」便是帶點鹹濕的菜式了。
譬如裸體少女的延伸:「裸體少女喜相逢」,即綠豆芽炒黃豆芽。「美女穿旗袍」,即亁豆腐捲大葱,少女是大葱,旗袍指亁豆腐。「紅男綠女」,即紅衣花生拌芹菜。「泥潭拔腿」,即黃瓜蘸醬。
吃頓飯也有葷笑話。信手拈來,我指指桌上一道皮蛋肉鬆凉拌豆腐:「這是『老夫少妻』。」還有清炒金菇茶樹菇:「這是『同志性派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