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滬深股市仍是「政策市」

蘋果日報 2002/01/15 00:00


周八駿
二○○一年是中國內地證券市場的規範年,也是市場化取得可觀進展的一年:新股發行、配售、增發等由以往行政色彩濃厚的審批制改為市場導向的核准制;若干開放式基金推出市場;一系列建立和完善市場規範的法規或行政措施,都跟推進市場化相一致。所以,滬深股市與中國內地宏觀經濟的關係正在加強。一是滬深上市公司的產業分布趨向於接近國民經濟的產業分布。滬深股市總市值已超過中國國內生產總值的一半。上海、深圳證券交易所上市公司的產業分布,跟中國國民經濟的產業分布大體比較接近。二是上市公司盈利開始對市盈率發生重要影響。在一九九八至二○○○年的大部分時段,滬深A股市盈率與上市公司每股稅後盈利無密切關聯,市盈率持續上升可以伴隨股稅後盈利不斷下降。自二○○○年以來上市公司業績在改善,以致市盈率趨降而每股稅後盈利趨升。三是國內生產總值與股市開始顯示同向運動的趨勢。自一九九五年中至一九九七年中,滬深股市展現升勢,但期間中國國內生產總值增長率卻趨向放緩;一九九七年中至一九九八年中,二者幾乎同步一跌;但嗣後,滬深股市重展升勢,而國內生產總值的升幅大體保持平穩,在百分之七左右。

仍然背負歷史包袱
上證綜指和深證綜指的走勢與中國國內生產總值變動,自二○○○年以來,展示同向運動的趨勢。
然而,由於市場化尚在半途,二○○一年滬深股市基本上仍是「資金推動型市場」,仍是「政策市」。第一,上市公司業績還沒有成為投資的主要依據,換言之,所謂「價值投資」還沒有成為市場的主流。一部分投資者尤其證券投資基金開始注重「價值投資」,但是大多數投資者還缺乏這樣做的意願或能力;一些上市公司開始注重經營管理,注重公司業績而不再熱衷於「圈錢」,但大多數上市公司仍背負歷史包袱,需要時間來建立現代公司治理框架。第二,國內生產總值增長能否推動股市上升,還必須看居民收入和儲蓄的增加是否流入股市,以及是否有其他來源的新資金流入。第三,貨幣政策對股市的影響仍然不顯著。第四,直接影響股市供求或交易成本的政策都能對股市產生顯著影響。國有股減持為社保基金集資政策及其暫停實施對股市跌漲的效應,是明顯的事例。 (逢周二刊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