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兵 器 - 谷德昭

蘋果日報 2006/07/25 00:00


曾經苦學電腦中文打字,但幾個月下來,發現自己若然顧得了電腦打字,腦內便再無空間思考創作,兩者擇其一,只得半途而廢,繼續停留在紙與筆的原始世界。
埋頭寫劇本,兩天便幹掉一管走珠筆,不知怎地,丟掉沒了墨的空筆桿時竟有一絲失落感,靈光一閃,橫豎每天在寫,何不找一管真正屬於自己的兵器?於是買了鋼筆,開始用鋼筆寫作。鋼筆的墨用完可以再添,熟習了筆嘴粗幼後,寫起字來比用走珠筆有趣得多,自幼家父已經常說我寫的字像用腳抓住筆桿來寫,如今用了鋼筆後,字迹雖然肉酸如昔,但寫出來的字總算較有生命感,寫作本來已經夠孤獨悶人,能夠添點樂趣總是件好事。兵器與主人之間要能產生關係,死物它變成有生命、有性格、有脾氣,主人與兵器要經常溝通才會有好的發揮。最近買了一把新羽毛球拍,明明是好貨色,但運用起來總是別別扭扭,不得心應手,本來亁脆換掉算數但又心有不甘,於是堅持以它作賽,直至前兩天,突然在殺球時發出一下「嗖」的破空之聲,羽毛球飛快地釘在對方的場上,不止對手嚇了一跳,自己亦非常驚詫。自從那次殺球之後,我清楚地感到新羽毛球拍與我之間發生了關係,由於新羽毛球拍主攻所以拍身較重也較硬,但若然揮拍時作出適當的調整,結實地擊中羽毛球時,殺傷力比其他球拍大得多。
很高興擁有了自己的兵器,鋼筆與羽毛球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