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女侍應指李躍輝摸大腿 酒客傷人罪成
被指鹹豬手 區議員遇襲

蘋果日報 2004/04/29 00:00


【本報訊】沙田區區議員李躍輝醫生於酒吧消遣期間,遭鄰枱酒客先後兩度向他掟骰盅擊中前額受傷,涉案商人昨日在沙田法院審訊,被裁定傷人罪成,卻辯稱因不滿李躍輝向女侍應毛手毛腳,才會掟骰盅落吧枱洩憤,該名女侍應則以辯方證人身份出庭作供,形容李躍輝「口多多」亦間中「手多多」,事發前曾摸她的頭髮和大腿。 記者:梁家亮
該名在涉案酒吧任職女侍應的證人作供表示,事主李躍輝為酒吧常客,亦知道他是區議員,女證人形容事主「初頭冇乜特別,得閒大家咪傾幾句!」後來知道他「口多多」,間中亦「手多多」,她記得有一次事主邀她一齊捉棋時謂:「喂,過嚟捉棋啦,剝你光豬!」其間事主伸手向她攬腰。

女侍應蹲身鎖門被摸
女證人又指,事發當晚她打算鎖上場內的側門,事主拿着一杯酒站在她身旁,當她蹲身鎖門時事主用手摸她頭髮,其後更用手掃她的大腿外側,當時她穿上一件高衩裙制服。女證人於是走開,但沒有即時作出投訴。但十多分鐘後,便發生今次襲擊事件。
她憶述李躍輝報警時說:「我係沙田區議員李躍輝,我喺酒吧俾人襲擊……」其後她獲悉有男侍應想清理現場玻璃碎,但遭事主以為防掃走證物為由阻止,該男侍應腹部更被打了一下。女證人表示不知道襲擊事件的起因其實由她而起。
涉案被告邱冬榮(三十八歲),報稱製衣商人。被控於去年九月二十六日,在沙田帝都酒店地下花月軒酒吧內,襲擊男子李躍輝,對他造成身體受傷。
李躍輝昨供述案發經過,他是執業西醫,事發當晚十一時許,獨自一人坐於吧枱上吃飯喝酒,被告則與另三人坐在同一張吧枱右邊,雙方互不相識,其間對方其中一人用手勢示意要求他一起玩骰盅,又大叫:「喂!我大佬叫你過嚟呀!」李躍輝沒有理會,被告突然拿起骰盅向他掟來,擊中他右前額,他立即以手提電話報警,其間被告又再次向他掟骰盅,骰盅撞及掛在吧枱上的玻璃杯然後反彈擊中他的頭部,警員到場發現事主前額有兩至三厘米的腫脹,送往醫院驗傷。
區議員否認摸女侍應
辯方律師盤問時指事發前事主曾跟被告發生爭執,事主否認;亦否認曾觸摸一名女侍應的頭和大腿,以及阻止男侍應清理現場而向對方揮拳。
不過,被告自辯作供時提出另一版本,他因不滿事主當晚曾向一名女侍應摸頭和摸大腿而感到非常憤怒,曾走到事主面前勸他要「斯文啲」、「莊重啲」,又邀請事主一齊玩骰盅,但竟被罵「儍仔」,被告發自己脾氣才將骰盅掟向吧枱洩憤。惟被告遭控方盤問為何沒有將女侍應被摸事件即時向警員透露,被告解釋因當時很驚及不清楚警方辦事程序,故沒作投訴。
裁判官裁決時指,事主是一名非常有主見的人,很多方面希望由自己解釋,故不時與辯方律師爭論,但不認為他是一名誇大其詞或扭曲事實的人,雖然控方證人之間的口供均有出入之處,但並非案中重點。被告聲稱不滿事主向女侍應佔便宜,但被告竟沒有即時向警方投訴。
裁判官又指不知道被告跟女侍應有甚麼交情,但被告在不知道女侍應與事主之間有何交情下,又憑甚麼去發如此大脾氣,就算真有其事,被告亦不應以骰盅去傷人,故裁定被告罪名成立,將案件押後至五月七日判刑,其間索閱社會服務令報告,被告獲准以五百元保釋候判。
案件編號:STCC1730/03
empty
empty
沙田區議員李躍輝。
empty
被告邱冬榮被裁定一項襲擊傷人罪名成立。 陳亮華攝
empty
發生襲擊事件的酒吧吧枱。
empty
案件發生在沙田帝都酒店花月軒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