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亦是好的 - 邁克

蘋果日報 2020/11/06 00:00


非常慚愧,冇份投票的人為最終誰入主白宮肉緊到徹夜難眠,恨不得攜帶香檳飛往華盛頓首府直接見證歷史,我卻一點都不覺得有必要犧牲與周公歡聚的時間,做完每天的功課,豬一樣倒頭就栽入夢鄉,繼續當名正言順的睡美人去了 ——別誤會,這個「美」是美國人的美,並非自誇天生麗質。生平不作虧心事,在截郵三星期前老老實實選了要選的,還有什麼值得焦慮,謀事在人成事在天,假如橙色物體連任亦是好的,起碼給某國一記響亮的耳光——拉票那麼高調反中共,可想投共和黨一票的並不一定是投給隨《男青年會》扭身扭勢的核突候選人,而是曲線支持抵制境外勢力,鐵證如山不容抵賴。以煽動對外國的仇恨作競選策略,將萬里長城視為通往總統寶座的踏腳石,記憶中這是破題兒第一遭,愛國愛黨人士千萬勿粉面通紅媽媽叉叉,當是恭維好了,這種與有榮焉百年不遇,要好好珍惜呀。
如此淡漠,當然是四年前希拉莉克林頓大熱倒灶的後遺症,見過鬼怕黑,不敢再對美國選民抱任何希望。說起來真有趣,那屆選舉大小粉紅一律把特朗普奉為偶像,「妖婦」一沉百踩,個個為黑馬跑出歡呼喝彩,誰又料到反轉豬肚就是屎,一瞬間便淪為階級敵人。如今將他捧成中共剋星的擁侵派,心胸之廣闊倒是令人欽佩的,不久前與維尼勾肩搭背的香艷鏡頭完全從記憶庫清除,武肺初期盛讚病毒原產地「做得很好」的sound bites悉數丟到天不吐,只有我這種小人斤斤計較。靠佢救苦救難?唔好玩啦,人哋講到明「美國大晒」,當你係condom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