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探針:兩個壽星──華叔、高行健 - 孔捷生

蘋果日報 2010/03/04 06:00


春節前到港,驟聞華叔罹癌疾,諸多感慨無以言表。早聞華叔詩文書法俱佳,便賦詩一首,並在華叔八十壽辰(虛歲)之日貼到他的Facebook──
〈賀華叔大壽〉
皮囊恥問百年蔘,望斷中原痼疾深。
幾許浮塵風貫袖,本來無物月懸襟。
樑間苦膽和薪卧,筆底游龍向壁吟。
莫謂荊途窮碧海,應知精衛不投林。

念及新歲伊始,還有一位年屆七十的壽星,他就是老友高行健,我也寫了賀詩──
〈題行健兄七十大壽〉
濯足滄浪過幾灘,雞聲曾到夜郎南。
空懸舞榭一簾夢,未得浮生半日閑。
雁足幾行來彼岸,野人廿載遁靈山。
只今市隱從心欲,再試洪爐換骨丹。

虎年伊始,我還寫了一組《不是詠史》(四首),抄錄如下──
〈讀史〉
歌哭遠隨滄海流,秦時餘燼漢時秋。
朔雲遼宋連金宋,人傑曹劉追項劉。
我到新亭成逐客,月臨古渡照橫舟。
不堪酒後燈前卷,一讀乾坤日夜浮。
〈傳燈〉
斧聲燭影催承祧,不在綸巾在紫貂。
虎相描餘疑類犬,蕭規過後復隨曹。
楚宮花草腰爭細,社鼠城狐髻競高。
萬表青詞紛遝至,簪纓攬鏡試黃袍。
(註:斧聲燭影,見《宋史.太祖本紀》,為皇位傳承之疑案。)
〈失題〉
望裏山河對客愁,城焚玉石幾經秋。
風生虎歲龍蛇窟,霧失五城十二樓。
碩鼠盈倉爭暖穴,蒲桃一斛牧涼州。
淮王雞犬喧前夜,宗廟誰人說楚囚。
(註:五城十二樓,古代傳說神仙居所,見《史記.孝武本紀》。一斛涼州,賄賂得官的成語典故,見《三國志》,漢末孟伯郎以一斛蒲桃(葡萄)酒行賄得拜涼州刺史。)
〈世博〉
鎦銀斛鬥量脂膏,肯為蒼生拔一毛?
寧向海涯輸玉帛,更教黎庶仰風騷。
東吳粉黛魚沉澗,戈壁草泥馬卧槽。
從此諸蠻賓上國,紛紛降漢不降曹。
(註:世博會中國館為古代量具斛鬥造型。)

孔捷生
逢周一、四刊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