寵物花園:
寵物店變動物保良局

蘋果日報 2004/09/18 00:00


這裏不是愛護動物協會,也不是甚麼動物保育團體;這裏只是銅鑼灣一間毫不起眼、數百呎大小的樓上寵物用品店,但裏頭這位大城小女子,十一年來,為了近百隻遺棄貓隻張羅,給牠們找個家,好教牠們不再流浪、不再孤獨面對漆黑。而她的小店更猶如動物保良局,收養了十隻貓、三頭狗、一隻鸚鵡和龍貓!這位改寫百條貓命運的女子,不願上鏡,只希望替動物說句:「不要拋下我!」

記者:李湘虹
攝影:伍慶泉
棄貓中轉站
本身在澳洲念DomesticAnimalCare(動物護理)的Tania,14年前返港,曾在愛護動物協會工作三年,離開後一直打理自己的寵物店。「最初店中只有我從澳洲帶回來的三隻家貓,但後來開始有人把不要的寵物丟在店前,我很自然先養着,再問問客人、朋友有沒有興趣收養。」「三色貓」店主Tania指,人們通常因為寵物老了、有病,或者生下一胎數隻小鬼頭,又或者環境變化等等,而隨便丟下牠們不理。太大的棄寵她都勸送去愛護動物協會,如果太小的,未戒奶,她則會養大一點再替牠找戶人家。
嚴防貓殺手
能夠為百隻貓找家的,一定廣布線眼。採訪當天碰巧有另一位貓救星Anita來探班,她曾經在Tania處收養了一隻花貓。她一進門便說:「你知嗎?那個打貓狂去了天后呀。」雖然這群愛貓人沒組織可言,但彼此經常互通情報。據他們透露,一直以來有些人對貓恨之入骨,曾經有人在貓飯中落毒,甚至在飯中放玻璃碎害流浪貓,沙士期間更甚,聽見都心寒。現在更多了「捉貓黨」,她們解釋:「因為內地禁吃果子狸,有人便專門在香港捉貓北上,在北角春秧街市交收,$50一隻。」因此他們在圈子中經常呼籲,不要隨便送貓給不認識的人,否則很可能「送貓入虎口」。
黑貓被虐離家出走
在寵物店結識Tania的Anita,本身也收養了十隻貓。她說她是自由人,有空便捉流浪貓去做絕育手術,真正有危險的才會收養。「從前我樓下有一間茶餐廳,養了隻黑貓來捉老鼠,主人打罵牠已是家常便飯,更甚是常常把牠強塞入水管坑渠,意圖迫出一堆老鼠。黑貓試過多次離家出走,最後一次給牠躲在士多中一個月,我遇到牠時,叫牠一聲『靚仔』,牠旋即飛撲過來抱着我不放。」從此牠便改名「麥黑」,不再回茶餐廳了。

收容所貓滿之患
不過無論Anita抑或Tania,他們要照料膝下十來隻貓其實已不勝負荷,加上Tania在店中一腳踢,她強調現在無法收容了。「惟有希望其他人不要丟寵物吧。」不過回頭她卻說,昨晚才看到一個關於棄貓的電郵,又想收養牠。原來要放得下,反而要狠下心腸。
empty
老貓愛相隨
老大「包包」可說是眾貓中唯一背景清白的,牠是主人Tania在澳洲老家時買下的短毛家貓,14年前一起飄洋過海,生死追隨。縱然接着多年這兒不斷有許許多多暫容的貓過客或收養的新愛寵,但牠在Tania心中,牠在這貓天下的地位卻是無可替代。小時候十分搗蛋,曾經由一樓店走上十樓,教Tania要逐層搜,在屋內又愛跟Tania鬥快……老大即是老大,最會渾身解數博主人歡心。
empty
賣不去的惡貓
七妹「蜜棗」,海豹色緬甸貓,最叻扮唔識唔睬人,天生神經質兼脾氣古怪,小氣並討厭新貓成員。可能因為太惡,所以一直在朋友寵物店賣不去,遺落至此。
empty
山上流浪貓
6歲唐貓家強,朋友山上拾回來的。自小不問世事從不爭食,故又名「儍強」。
empty
人棄病貓
好玩的貓,人人搶着玩,病倒了,人卻一走了之。老四「佛佛」就是因為不斷肚屙,人家打電話給Tania要求收留,本來她拒絕了,但牠真的就這樣給丟在門口,於心不忍又把她留下了。因初來甫到時「成尊佛咁郁都唔郁」,故名「佛佛」。
empty
上一代遺孤
已故的涼粉媽媽(異國短毛貓)也是拾遺貓,遺下涼粉一眾胞兄弟全都早已落戶,只留下牠伴着Tania。
empty
■麥黑離家(茶餐廳)出走,幸遇Anita,即搖身一變成Supercat!
empty
不絕育的餘孽
五妹細細,8歲雜種長毛貓,天生一臉鍾無豔(半邊深啡,半邊金黃),永遠地孩子氣大唔透。因為朋友的貓未絕育,以致生育過多遺下此「孽種」。
empty
西環王子
十弟骰仔無論體形毛色都一流,氣質高貴,想不到是Anita在西環舊區拾回來的吧?


店內「異類」
店內不是單一貓天下,還有許多「異類」
empty
社區中心拾遺
Tania拾到未戒奶的小貓,通常會餵大然後轉給有心人。唯獨歲半「綿綿」在屯門社區中心門外時仍未戒奶,飼養至今。
empty
■綿綿四個月大時,好Slim呢!
empty
小葵花鸚鵡Hippo
愛與貓傾偈,每當貓走過,牠會口噏噏。
empty
龍貓Jacky
因為成晚亂跳,勁過成龍,故名Jacky。
empty
約瑟爹利咸咸
長期寄養於此,已年屆14,牙齒早沒有了,只見永遠吊在嘴外的舌頭。
empty
黑貴婦差仔
貴婦狗竟然成了流浪狗,只因身患膀胱石,給發現時瘦弱不堪、毛髮盡落,做過手術後至今依然十分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