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斂集:經濟學家可數乎? - 張五常

蘋果日報 2005/11/18 00:00


前些時同學們紛紛傳來兩篇關於中國經濟學家的文章,問我意見。本想立刻動筆,過癮一下,但擱置了。今天晚上要動筆,卻找不到該二文。那也好,不記得誰是誰的名字,寫爭議性的文章最着數。
記得一篇是訪問香港某經濟學教授,他說今天國內數不出五個經濟學家。另一篇是訪問武漢某經濟學教授,他說某某人是九流,他自己和某某是三五流,其他的都不入流。(記得該文,因為發言者手下留情,放過了我。)綜合起來,此二君是說,神州大地的「經濟學家」少得可憐。
是經濟學的尷尬吧。二十多年來中國的經濟發展速度破了人類歷史紀錄,但入流的經濟學家不容易數出來,經濟這門學問是不中用了!沒有物理學家,火箭不會飛到月亮去;沒有建築工程師,摩天大廈不會在地球上出現;沒有生物學家,基因工程也就談不上。然而,沒有經濟學家,經濟卻可以大搞起來。不容易想像有更糊塗的事!
我明白,上述兩位教授數經濟學的風流人物,是數他們在國際有分量的經濟學報發表過若干篇文章,不是算經濟思想的高下。二十世紀的經濟思想大師戴維德(A.Director),只有一個哲學學士,沒有真的讀過經濟,平生只發表過幾頁文章,肯定不入圍。另一方面,在國際名學報發表過不少文章的蠢才無數,而這些蠢才會全部被兩位教授算進去的。
用中文動筆看來不算。如果中文也算,我不會見到自己不遭淘汰而大喜若狂!
搞起社會經濟的人,改進了人民的生活,怎樣看,不管有沒有正規的經濟學術銜頭,有沒有發表過經濟學文章,不能不算是經濟學家——正如設計得出屹立不倒的大廈的,當然是建築師了。這樣看,趙紫陽、朱鎔基,甚至李鵬(這裡姑且不算總書記),是經濟學家,而且了不起。是奇怪的經濟學衡量:不管你對一個經濟的貢獻有多少,沒有在名學報發表過文章,或不用英文下筆,不算!
上述的二君子教授沒有創新:他們的算法不少老外也這樣算。諾貝爾經濟學獎是獎那個「學」字,不是獎對經濟的貢獻。可幸瑞典的仁兄還不是那樣老土,屈指數經濟「學」者的文章。比較高明,他們衡量思想的重要性,雖然有時我覺得葡萄是酸的!
寫到這裡,忽發奇想。如果諾貝爾經濟學獎減了那個「學」字,或把該「學」字改為「貢獻」或「實踐」,那麼趙老與朱老可能早就拿得,又或者這些年獲獎的年年是中國人。我對那個「學」字的闡釋還有疑問:搞起一個經濟不可能不「學」有術。中諺有云:世事洞明皆學問也。
幾年前美國某機構推出一個「佛利民經濟自由」獎,獎金美元五十萬,兩年一個。有意思,可惜「自由」何物不容易鑑定或量度。
建議誠哥,搞一個「李嘉誠經濟實踐獎」,三年一個,獎金一億港元,頒給一個人或一小組人。委任客觀專家評審,衡量以往三年某國對人民的生活改善得最有可觀的,然後在該國選出值得頒發該獎的人。自由究竟何物需要打官司,但生活是另一回事。真的沒有「自由」不可能有飯吃,大魚大肉、健康舒適、暢所欲言,皆生活也。有明顯的改進,何不獎之?
經濟學家可數乎?可數,但朋友,要看你怎樣算。

逢周二、周五刊出
電郵:[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