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不必要的犧牲 - 吳靄儀

蘋果日報 2003/06/24 00:00


民怨沸騰,國際側目,香港特區勢將為政府強行七月通過23條立法而付出沉重代價。最令我憤怒的是,本來這是完全可以避免的,但為了一些官員和立法會議員的愚眛狂妄,我們全部都要被迫陪着犧牲。
我們認為23條毋需進一步立法,現時已有足夠法例禁止23條要特區立法禁止的七種行為;但就算一定要立法,我們的要求也只不過是審慎立法、立清晰的法、簡約立法,保障人權,留充分時間作廣泛的真正諮詢,以求達到最大的共識。這要求為甚麼做不到?
我們要求白紙草案,舉世認為合情合理;政府拒絕出白紙草案。但就是藍紙草案,我們的要求也只不過是要政府保持開放態度,讓我們有充裕時間審議考慮,有機會聆聽民意,全面與專業團體磋商,使能把草案不適當的條款刪去,不妥善的條款改善,這要求又有甚麼不對?
即使要訂立「七宗罪」,為何要外加第八項23條所無的取締本地與內地有聯繫的組織?為何添上中央取締內地組織就會觸動本地組織也可能被取締的機制?即使有此禁制,為何上訴渠道也要弄得那麼不公平?即使相信一個組織可能危害國家安全,為何禁止它運作、凍結它資產不足,一定要取締,而且擴大範圍,連註冊公司也能遭取締,而一經以行政手法取締,就要馬上被剔除出註冊,令第三者無辜受到損失?即使要趕時間,為甚麼一定要七月?
我們目睹官員水平有限,卻充滿自我,排斥遠比他們有學問見識的人。香港的根基就在無知與自大中盡受破壞。忍無可忍,人民哪得不發出憤怒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