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特赦證人被斥「二五仔」

蘋果日報 2002/02/09 00:00


本案最耐人尋味之處是,特赦證人柳展鵬與被告的關係。原來警方共安排四名疑犯進行認人手續,除了兩名被告外,還有特赦證人和綽號「松鼠」青年。聆訊期間,「松鼠」一度現身法庭,指「花柳」是「二五仔」,常指證同輩,自己亦慘遭其害:「佢(花柳)啲手指就嚟變金!」
任職地盤的賴父,異口同聲大數特赦證人柳展鵬不是:「佢哋攬花柳,點知花柳『隊』佢哋出來!」他展示兒子還柙時「大佬」花柳寄來信件,不乏兄弟情義字詞。

陳母稱遭勒索
陳母眼中,阿勝雖然並非「乖仔」,卻很孝順,亦很愛錫家中六名弟妹,幾名弟妹每周均輪流探望胞兄,最少的年僅八歲。她憶述去年事發後數天,多次收到匿名電話,對方索價五萬元,表示否則佢嘅仔會有事。新移民的青少年來港最初之兩、三年為危機時期,容易受到誘惑,一旦沾染「街頭文化」變成「街覇」,便成為黑社會招攬對象。香港青年協會業務總監(資深社工)李炎昌指出,該案正是一例。
他指新移民青少年若一旦變壞,其速度會較在本港成長的青少年為快,因他們不懂香港的法治,再加上對新環境、生活模式,出現某程度的適應問題,若流落街頭,便很易變成街覇之一份子。
本報記者
特赦證人信件節錄
……迫到頂唔順嘅,咪入人哋堆囉,做兄弟,我唔會怪你㗎!最緊要我哋重係好兄弟?!
北邨四條龍:阿鵬、Jason、阿Dee、光頭仔……好兄弟一世
Jason:識到你係我阿鵬的福氣,可以同你結拜做兄弟,令我今生無悔!
……你折壽五年,我都願意折壽十年,只要大家平安無事,十年都冇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