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新任菩薩自由行 - 林夕

蘋果日報 2008/06/26 00:00


白雪仙在《帝女花》唱道:「叫喚妻房,應該在家中叫,房中叫,何解會叫到佛門清淨地?」。
其實,在佛祖面前即使講粗鄙的髒話,講的時候只當情緒發洩,思想上並沒有真有渴望勇闖陌生人母親的逼,住持一聲阿彌陀佛便了事。
真正在佛像頭上用語言淋漆的,反而是余秋雨用優雅的文筆寫成的泣告災民書,引述一位佛學大師對他說,「有十幾億人護持,(四川)那些往生者全都成了菩薩,會一直佑護中國。」。
這話不知是出自哪一位哪一宗的佛學大師,或是根本查無其人,如果不是余大師這直逼醒世警言的開示,也不知道原來在毫無心理準備下忽然夭逝的亡魂中陰身,在十幾億,即全中國人民哀悼三天,就可以成菩薩。真讓眾多出家在家欲成菩薩的人羨慕得生出妒忌心,成佛成阿羅漢原來比自由行更快捷,阿彌陀佛。
佛教是非常科學的,那就撇開大師級的文藝官腔,理性點看,十幾億人護持?如何護持,是悲憐的眼淚,還是唸往生咒,全國人民當中又究竟有多少個無動於衷甚或幸災樂禍的遼寧女?成得了菩薩,別說有分別心那麼複雜了,起碼都視眾生平等,佑護的不止中國,菩薩心中才不會有分中國或對中國人不懷好意的八國聯軍,菩薩是不懂唱「我的中國心」的。
本來這陣子soundbite如雲,毫無興趣再在意那篇讓國內起哄的哀告災民書,余大師在自己的網誌上刪掉了過百頁的反對聲音是他自己的功課,與作業。可憐的是菩薩,無辜的是佛教,予人以兩極化的印象。一方面又經又律又論,又偈又品,高深到令人過門不入,另一方面又給滲進了太多迷信的雜質,大開方便之門讓人利用,誤解,豈一句阿彌陀佛了得。
逢星期五至日刊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