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芝蔴開門 - 蔡瀾

蘋果日報 2007/05/15 00:00


吃完了鄉村飯店後,阿里峇峇帶團友去「樂天」百貨公司購物。
才走了幾圈,大家又嚷肚子餓。陳先生說:「特輯裏,看到那位太太煎葱餅,實在很惑人。」
這個訊息再清楚也沒有了,我們的行程本來沒有安排這一餐,但也即刻加了。做生意,要讓顧客覺得物有所值最要緊。那個地區的葱長得幼細,又很爽脆,混了粉醬、碎肉、蝦米和雞蛋煎出來,的確十分美味,大家狼吞虎嚥,一人一碟,掃得精光。
回到酒店,我又跑去泡溫泉,但遇到星期六下午,住客多,池子浸滿了大人和小孩,就迴避了。
跑去理髮店,洗頭、修臉、按摩,舒服極了。人在韓國,最享受的就是這種服務,別處找不到,但價錢不菲,整整兩個小時,要一千塊港幣,有些團友說還是合理的。
其他人逛酒店內的名店,也有的去了賭場,略有斬獲,已到了晚飯時間。
初嚐河豚的團友大樂,已試過的都說:「切得比日本厚。」
的確,韓國的漁量還是豐富的,日本河豚勝地的下關,都要從釜山進口,已吃不到本地河豚。我們是吃刺身、烤河豚、炸海豚、煲河豚等等,一個人要吃去一兩尾,還有河豚精子供應。
「錦繡」這家人,見我第一次來試菜,第二次拍攝,第三回帶遠方客人光臨,已當為老友,更是親切。
上回拍特輯時搞到半夜十二點才收工,那群侍女都沒吃晚飯,我們走了忘記拿東西,打回頭時才見她們在吞冷飯,實在敬業,這回好好打賞。
前一晚,阿里峇峇被團友們灌醉了,早上看他偷偷吃藥,今晚他本來看到酒不敢再喝,但又被大家再三勸飲,又喝了。他喝光酒,咔咔咔地長嘆一聲,這是韓國人喝酒的表現方法,眾人都學他咔咔聲,惹得他禁不住,自己也笑了出來。
團友取笑他:「阿里峇峇,咔來幹什麼?應該大叫芝蔴開門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