暉灑自如:
We will remember !
You will pay !? - 周光暉

蘋果日報 2013/10/25 00:00


香港電視(1137)不獲發牌的消息公佈後,李國章教授任局長時的精句“I will remember!You will pay!” 不停在我腦海浮現。想到這星期的稿,我便把李教授精句的“I” 變成“We”,因為今次怒火不是一個人,而是全港各黨、各界人士。
港人求變 促開放免費電視
憤怒的主因是市民覺得政府三擇二的決定,與開放免費電視市場引入新競爭、讓市民有更多選擇的政策背道而馳。三擇二後,收費與不收費經營者的組合基本無變,市民覺得期待多年的選擇權被剝奪了,特別是有私營機構願意承擔及投資,不需公帑。
對我這個有點文化及內涵要求的市民來說,現時有興趣看的免費電視節目局限於新聞、天氣報告及財經報道,其他節目全不感興趣,甚至厭惡。這些節目不是動粗動武、打打殺殺,便是侮辱女性面貌身軀的選美活動,使我們兩代女性貪慕虛榮、崇尚外在美及不勞而獲的生活,每天化妝、整容、對娛樂圈或嫁入豪門充滿憧憬。
電視劇集亦充份暴露社會醜態,如勾心鬥角、搞辦公室政治、家族爭產爭權、複雜男女關係等,都是惟恐天下不亂的內容。劇本故事、演技及製作水平低級,造就兩代不倫不類、閒話多多、無知、口水多過浪花、出外旅遊浮誇的香港人。
因此,受過教育或有思想的香港人對發新免費電視牌照是有一定求變期望的。
應該一提的是,雖然收費電視台絕大部份的節目都是外購,但起碼有多一點文化及知識型節目可供選擇。假設三位申請者都獲發牌,兩位收費電視經營者可把他們部份收費節目放在免費台播放,增加收視率及廣告收入,香港電視就可以播放一些有新鮮感的節目來滿足市民期望的缺口。
另一個令人憤怒的原因,是特首梁振英及局長蘇錦樑不停地以行政會議保密制為由而「無可奉告」,政府及行會被千夫所指為 「黑箱作業」,特首與局長之間的問責司長又沒了影。
應強調的是,今次公憤是無分黨派,遍及各界,針對的是問責官員全無透明度及解釋欠奉,行會成員又左閃右避,三緘其口去奉行保密的「集體負責」,我們的感受是非筆墨所能形容的痛在心裏,刺激良知、智慧被嚴重侮辱的那種感受。不然,周日遊行人數怎會有六位數字呢?
司法覆核非上策
王維基把會生金蛋的電訊寬頻業務賣掉套現,投資於這個香港市民期待的新選擇,不獲發牌,當然是大受打擊及傷感,王維基亦決定申請司法覆核。
當了香港會計師公會義工十多年,本人直接參與及間接觀察會計界的司法覆核及上訴個案多不勝數。雖然會計師公會戰無不勝,但我強烈感受到法治制度內的一個弊病,就是在時間及交換證據文件上的「拖」!當事件進入司法程序,有關問責官員又多一個封口的安全套,香港電視也不能公開討論,因此,司法覆核這個長命過程未必是上策。
假設做民調,「如要選擇:你會選擇政府高透明度解釋三選二發牌的原因,或特首同行政會議改變初衷決定同時發三個免費牌照呢?」選擇後者的人可能較多,政府尊重民意,把壞事變成好事,方為上策,不然,肯定有個別問責官員或行政會議成員要考慮去留問題。
事情如果越搞越大,越弄越僵,使到一大批人要說“We will remember!You will pay!”,那就非香港之福了!

周光暉
mailto:[email protected]
鄭中基@谷德昭搞笑孖寶再發功,笑彈繼續嚟!
周一至周五《亂噏24》約定你: http://bit.ly/appletalk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