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搞風搞雨肥佬黎:做傳媒講關係不如開雞竇

蘋果日報 2002/03/28 00:00


第四十三期的台灣《壹週刊》,揭發台灣國家安全局非法動用公款,資助前總統李登輝作秘密外交用途,弄得台灣當局喊拉喊鎖,要封要查,甚至鬧到上國際新聞,黎智英的名字又再成為城中話題,雖然他劈頭第一句就問:「『熱辣人物』訪問我?同啲儍佬一齊呀?」
由香港發展到台灣,無論他涉足邊瓣,邊瓣就風風雨雨,同行叫苦,因為他說自己最愛無風作浪……

記者:馮淑玲、鄒家鳳 攝影:伍慶泉
台灣《壹週刊》
一啲都唔驚
記(記者):今次台灣《壹週刊》事件搞到咁大,有冇令你措手不及?
黎(黎智英):人人都覺得呢單係大單嘢,但我覺得唔係咁大單啫,我真係一啲都唔驚,可能因為我對台灣嘅民主比好多人都有信心。好多人經歷過以前國民黨時代,想像中嘅嗰種恐怖重未離開佢哋嘅意識,但對於我來講就完全冇呢種恐怖意識,我覺得呢單嘢去到尾唔會有問題。
記:表面上好似冇嘢,但怕唔怕暗啞底會對付你?
黎:我估唔會,政府唔會咁,以前嘅世界可能會,但𠵱家嘅世界,應該唔會。
況且,政府想申請Injunction(禁令),唔畀我哋印,唔畀我哋賣,都攞唔到,證明Court都認為呢單嘢民眾都有權去睇。我哋唔驚得咁多,要驚喺香港就一早驚到仆街啦。做傳媒永遠如履薄冰,要小心但仍要去到盡,做到最好。若果成日怕,做來做乜,腳軟唔好做傳媒,注重人哋睇法、搞關係,唔應該做傳媒,應該開雞竇,介紹啲女畀有錢佬,就可以同佢哋打好關係。
香港新聞自由似缸瓦
記:憑良心講,香港是否較台灣有新聞自由?
黎:兩度都有新聞自由,但將來就唔知,台灣嘅新聞自由只會愈來愈好,因為佢哋行緊嘅係民主制度,就算𠵱家搜我哋又好,做錯咗或者反應太快都好,都係情有可原,因為佢哋重係用緊舊嘅制度。發展新嘅社會,會有好多舊嘅概念反應未完全過渡到,我諗𠵱家係過渡期,所謂Tiding-point。唔係淨係今次呢單。
記:關於《基本法》第二十三條,你怕唔怕政府不知如何立法?
黎:怕,分分鐘搞到二十三條,葉太又會出招,香港嘅新聞自由變得脆弱,似缸瓦,分分鐘會跌爛,到最後冇台灣咁自由,咁有保證,所以對將來,我對台灣信心大好多。
記:今次有冇影響你喺台灣搞《蘋果日報》嘅計劃?台灣報紙已飽和,如何突圍而出?
黎:飽和同應唔應該開係兩回事。好似你十年唔買衫,都有衫着,但唔等於你唔買衫,同樣道理,佢哋唔需要嘅嘢就已經飽和,但更需要嘅嘢就未飽和,有新嘅衝擊,就有另一個新嘅環境出來。
我冇埋堆
記:喺台灣辦雜誌報紙都幾講關係,你有冇埋堆?
黎:不只台灣,喺香港我亦冇埋堆,夜晚亦唔去應酬。我唔重視搞關係,尤其我哋做傳媒,唔可以講關係,傳媒係「公器」,攞公器去做又同時講關係,係好大嘅矛盾,呢點好重要,不容妥協。
記:你會唔會好似喺香港咁,喺台灣搞《忽然1周》、《壹本便利》、《飲食男女》等?
黎:我諗會,但唔使心急,我做事嘅宗旨,係搞完一單,賺咗錢再搞另一單,不用一下子有幾場仗要打。
香港「壹傳媒」
記:香港嘅《蘋果日報》賺錢重要裁員,係咪為咗要泵水過台灣?
黎:早前成本緊縮、裁員,同台灣嗰邊冇關係,因為𠵱家香港嘅形勢改變咗,十年來我哋都冇做過任何嘢,但可能有好多地方花費得好緊要,嗰啲係壞習慣,𠵱家喺香港唔可以有惰性,唔可以洗腳唔抹腳,我哋面對一個新嘅市場、新嘅環境,要重新將我哋嘅做法、做嘢嘅態度、公司嘅開支、使錢嘅Culture改變,跟台灣無關。
唔會再大裁員
記:你以前嘅「鮑魚理論」,用高人哋幾倍嘅成本去搞雜誌,係咪已經唔適用?
黎:我覺得谷大個傳媒,唔等於去浪費,我覺得𠵱家好多時係浪費,即管理得唔好,十年來有好多冗員,因為十年日子好易過,日子易過,就好容易忽略好多嘢,但𠵱家市場唔同咗,要你勒緊褲頭,好似突然間醒咗,對好多做法都要檢討。
記:傳聞四月會再大裁員,有冇此事?
黎:無此事,就算有我亦唔知道,但我哋會要求高啲,呢個係肯定,打工仔要習慣,世界變,無計,以前有人瞓醒賺幾百萬,可以去食鮑魚、魚翅撈飯,但呢種氣氛唔可以長期存在。但我哋唔會再有大裁員,因為好傷士氣,傷士氣嘅嘢做完唔可以再做,若部門有一兩個唔好要走,唔出奇,但唔係裁員。
記:咁你覺得公司𠵱家嘅士氣如何?
黎:唔好,公司要做好多嘢出來。首先唔會再大裁員,其次,要清楚畀夥計知道,現在係艱苦時期,個個要出多兩分力,將公司做好啲,上級對員工好啲,士氣會返嚟,唔係問題。
記:有冇人工加?
黎:唔係每個月都有花紅嗎?(唔係喇,改咗年尾至派。)呢個我都唔知。
記:你講過成功除靠努力,運氣亦好重要,你覺得𠵱家嘅運氣如何?
黎:我覺得自己一生人都好好運,我覺得自己好幸運,好運畀我做人好大信心,呢啲係天分。
記:但之後嘅「打妖王」、「網站」及「adMart」都失敗,有人說你的運氣已到尾聲,你點睇?
黎:我以前並非搞乜都成功,只係人哋睇唔到,其實失敗到好似adMart咁,要蝕十億,我好少。當然成功係幸運,但失敗不一定係衰運,失敗中,我學到好多嘢,了解到自己嘅極限,唔可以同時做兩樣嘢,亦甘心去做傳媒,我想日後落手落腳去做,我只會做傳媒,其他唔會,學精咗。
傳媒係我終身事業
記:在你前半生,傳媒事業是否你的高峯?
黎:人生無高峯,永遠都攀緊,有時上,有時落,而對我來說,這亦不重要,高峯是過了才知道,未過未知,可能日後我仆街,就知道這是高峯。
記:傳媒是你終身職業?
黎:直至退休為止,不想其他了,第一年紀大了,第二都做咗咁多嘢,甘心了。
肥佬黎私生活
記:你做傳媒後,搞到滿城風雨,係咪覺得好刺激?
黎:我覺得啱我性格,就算做生意,我都鍾意搞風搞雨,傳媒係無風作浪嘅地方,唔使我搞都已經有風有浪,幾好吖,日日新鮮刺激。但做傳媒唔可以太計較別人點睇你,我嘅形象我又唔計較,所以好適合我,我並非追求影響力、權力,我無呢啲慾望,我從不干預佢哋做嘢,如果係有慾望嘅人,會諗如何砌人,或講好自己嘅朋友,但我只會從公器中抽離。
香港係悶局
記:今年六月,家人是否會從台灣搬回來?
黎:我太太同子女會搬返來,主要因為教育唔及香港,而且太太唔適應嗰邊。但我會有一半時間喺台灣,一半時間喺香港,一個月佢會過去陪我一星期,我都只係有一個星期自己一個人,但做吓嘢,好快就過。
記:聽聞你好愛你太太,結婚前會叫雞,但結婚之後就冇?
黎:我都好少,後生仔就個個都有,我係個安分嘅人,你幾時見過我去夜總會嘅相。
記:你喜歡台灣嗎?
黎:我好習慣那裏,台灣給我一個新嘅氣象,好有活力動感,從舊制度走向新嘅開放,有萬象更新嘅感覺,對我來講好刺激。
記:覺得喺嗰邊係咪有排玩?
黎:係,有排玩,我喜歡有得玩嘅地方,香港畀我沉悶嘅感覺,有黃昏嘅感覺。
記:黃昏唔係最美咩?
黎:但香港係悶局,睇唔到前面,但喺台灣我看到。(台灣是否凌晨?)對我來講「係」,雖然夕陽無限好,但太短暫,我會覺得香港係個好地方,但亦係悶局。
自己唔瘦隻馬瘦
記:你以前喺香港養熊,據聞你𠵱家喺台灣養咗匹白馬?
黎:因為年紀大,要做吓運動,有空騎吓馬。我騎咗幾個月,本來諗住自己會瘦,但結果我無瘦到,反而隻馬瘦咗六、七十磅。
記:重有冇自己煮嘢食?
黎:有時間會自己煮,撚手小菜係煮豬腳。
黎智英小檔案
1948 出生於廣州,祖籍廣東順德
1960 偷渡來港。上了一年中學課程後輟學,於深水埗當手襪廠學徒
1969 當上最年輕的製衣廠經理,曾被公司派駐美國兩年
1973 股票市場上賺了第一桶金十多萬元,後與友人購入公明織造
1975 與第一任妻子結婚,四年後離婚,留下兩子一女給他
1981 成立佐丹奴(Giordano)成衣連鎖店
1989 因六四事件大罵李鵬王八蛋。南華早報記者Teresa因訪問他而結緣,最後贏得芳心結婚
1990 創辦《壹週刊》
1991 創辦《壹本便利》,初期隨《壹週刊》附送,翌年獨立售賣
1995 創辦《蘋果日報》,創辦《忽然一周》,隨報附送
1996 壹網絡面世
1997 成立蘋果網絡;《飲食男女》創刊
1999 成功借殼百樂門上市,易名「壹傳媒」;創辦「蘋果速銷」(adMart)
2000 「蘋果速銷」最終以虧損10億港幣全面結業
2001 創辦台灣壹週刊
麻煩事件簿
1993/08 被漁農處票控非法飼養一頭亞洲黑熊,被罰五千元,並把黑熊送往泰國
1993/08 二十多名大漢聲稱周刊報道令他「大佬」不滿,衝上《壹週刊》恐嚇。
1993/11 《壹週刊》遭匪徒衝入大肆搗亂,同日下午佐丹奴子公司虎威企業亦被搗亂
1993/11 大埔道住所門前空地遭匪徒擲汽油彈,名貴房車被熏黑
1994/06 港九二十三間佐丹奴遭人擊毀玻璃,電閘匙孔被塞牙籤及塗上強力膠水
1994/07 四十五分鐘內五間佐丹奴同遭潑紅油
1995/06 千多份《蘋果日報》運抵澳門新港澳碼頭時,遭二十多名大漢拋下海
1995/08 三間佐丹奴遭擲進載滿屎蜢的膠袋,及被放入三條約三呎長的蛇
1995/12 大埔道寓所遭四匪潛入,掠去財物,並遭士巴拿及螺絲批擊傷頭部
1998/01 《蘋果日報》舊廠收到恐嚇傳真,警方事後在梯間搜到一膠盒並疏散所有員工
2001/08 台灣《壹週刊》台北總部遭三名歹徒持棒球棍衝入搗亂
後記:
昨日一早上肥佬黎屋企做訪問,肥佬剛起身,原來前晚要寫稿太夜瞓,昨日我們到訪時約九點才起牀,即刻接受訪問,緊接又有BusinessWeek的專訪,他說台灣《壹週刊》出事後,好多人搵他做訪問,好鬼忙,還埋怨起牀後,無時間去大便,好鬼急,做完訪問,拿着份《蘋果》,就往樓上廁所跑。咦,肥佬黎方便時,原來《蘋果》都不離身,果然是忠實讀者喎!